分類
三接與藻礁

三接整體工程並未造成大潭藻礁生態不可逆的

三接整體工程並未造成大潭藻礁生態不可逆的、巨大的衝擊或傷害,保護了藻礁生物多樣性,也讓眾多同胞手足受惠

謝蕙蓮/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榮退研究員

一念眾生,是我這麼看待三接留在大潭這個計畫。我以30多年從事海洋生物生態及海洋/海岸溼地生態及保育專業的立場解析三接開發案,這計畫可以達到利益眾生的預期結果。

在過往的時間尺度,我們看到大潭藻礁時而被沙埋,時而又出露;出露的時候,生物就有了出口。這顯示藻礁生態系的韌性與回復能力,此其一。

海岸水力輸砂動力是形塑藻礁生態運作最關鍵的自然力,我自十分在意;我閱讀經水力工程專業老師們的科學舉證後,我接受三接離岸港及鏤空棧橋的設計並未改變大潭藻礁周邊的輸砂水動力型態;既使有局部很小範圍的積沙,與老天爺的季風、颱風橫掃藻礁的威力相比,三接案對生態的影響是輕微的,此其二。

離岸工業港已迴避了絕大部分在潮間帶發育的大潭藻礁的主體。既使計算棧橋連接到岸上的幾個橋墩是建在藻礁礁體上,傷害到藻礁的面積,可說很微小,也就是說離岸工業港已做了減輕生態衝擊的規劃,此其三。

從藻礁生態系對國人的服務價值層面來思考,三接計畫做了最大程度迴避藻礁,最大程度減輕對藻礁衝擊的措施,加速燃氣減煤時程,盡快改善中南部空氣品質,照顧到全台民眾的生活福祉,於此同時,也照顧了藻礁各式生物族群,此其四。

三接整體工程並未造成大潭藻礁生態不可逆的、巨大的衝擊或傷害,保護了藻礁生物多樣性,也同時讓眾多的同胞手足受惠。唯心有物,利益眾生,是我對三接計畫可以留在大潭的心路歷程,與國人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