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黑面琵鷺的鄉愁

環評挫敗 蹲下再起1996~1997

一、調整步伐  切入文史生態
1996年5月,在第一階段環評挫敗後,蘇煥智找我討論如何實踐「七股濕地永續利用發展方案」的替代方案,以及如何將台南地區豐富的文化、地理變遷史呈現出來,讓更多的人對自己的故鄉多一層了解。

雖然這些調整步伐的動作,不免被聯想到與蘇煥智的基層政治經營有關,但不能否認的,如此有心關懷鄉土人文與生態的政治人物真的不多了…

(一)規劃休閒漁業  辦研討會

首先,1996年6月1日,在台南縣區漁會舉辦了「觀光休閒漁業規劃與發展研討會」,邀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以下簡稱農委會)林梓聯技正、海洋大學廖聖惠教授、逢甲大學李素馨教授與宜蘭香格里拉休閒農場老闆張清來先生,分別以「觀光渡假漁業的構想與實施」、「促進台灣休閒漁業的發展」、「休閒農漁業的規劃與設計」與「休閒農漁業的經營管理和行銷實務」為題,向80餘位農漁民代表介紹發展觀光休閒農漁業的意義,以及如何進行農漁業資源的整合規劃與利用。

看到休閒農漁業在最近幾年成為當紅的話題,就不免想起當時把這些理念介紹給當地農漁民時,他們還自我嘲笑地說「我們早就是休閒農漁業了,而且還是做一天,休息好幾天的行業」。

(二)宣揚濕地保育  培訓師資

緊接在研討會後,爲了向外介紹七股地區豐富的生態資源,推廣濕地保育的觀念,以及培養種子解說員,我們進一步籌劃了「自然生態解說師資培訓營」。

1996年6月4日起,一連舉辦四週的師資培訓營邀請王家祥先生、吳錦發先生、林明男博士、郭東輝先生、黃徙先生、翁義聰老師、郭忠誠先生、黃景福先生、周連勝先生等分別以「自然公園的實踐」、「濕地國家公園的省思」、「七股地區養殖漁業的現況與展望」、「曾文溪的飛羽之美」、「台江紅樹林生死戀」、「台南縣海岸濕地自然資源」與「七股濕地國家公園與風景特定區的考量」為題,為50多位來自社會各領域的學員,講解濕地生態的觀念與實踐。

自然生態解說師資的培訓計畫不只是師資的養成工作,更是體驗自然生態珍貴性的傳承工作。當前生態保育觀念的推廣與落實逐漸獲得社會共識,對於早期一步一腳印的苦行僧而言,也算是一種安慰的!

(三)廣邀社會人士  認識鄉里

除了產業、生態外,為了讓更多的人瞭解自己所生長的地方,認識這塊蘊育著全世界最具蓬勃生命力的土地,我們也規劃了一場文史尋根的饗宴「鯤瀛文史研習營」。

研習營於1996年7月13日開幕,為期五天,在台南縣南鯤鯓代天府登場,參加人數超過120位。除了邀請文史領域聲譽卓著的學者,包括張勝彥、詹素娟、石萬壽、溫振華、張炎憲、林俊全、劉益昌、蔡長興、呂興昌、施炳華、呂錘寬、李乾朗、邱坤良等教授,分別從文化、地理、語言、宗教、藝術等方面切入講授南台灣從史前時代到日治時期的歷史變遷與發展外,為了讓學員親身體會時空交融的感受,特別以時間演進為主軸,安排了一天的田野巡訪,親自走訪故事發生的地點,以解讀台南地區土地形成和人類活動的過程。7月15日當天,在台灣大學吳密察教授與藝術學院蘇守政教授領隊下,敦請劉益昌教授、林俊全教授、水產試驗所林明男博士、台鹽張紀莊場長、黃徙先生、麻豆王清洲老師、台南鳥會及中華民國濕地聯盟等學者專家隨行解說,巡訪行程包括菜寮溪河床、光榮國小化石館、烏山頭分水站、番仔田廟(復興宮)、西寮遺址、水堀頭、尪祖廟(阿立祖廟)、金唐殿、立長宮與七股濕地。

當時,因為這個研習營的激勵,來自麻豆的學員黃服賜老師等隨即在結訓典禮中宣佈成立麻豆文史工作室,並在結訓日當日下午三點召開籌備會,展開麻豆地區文史尋根的工作。

二、台北嗆聲  觸發反濱南神經

1996年6月23日,包括經濟日報、聯合報、工商時報、中國時報等平面媒體都出現「東帝士七輕  燁隆大煉鋼廠  兩大投資案可望半年內動工」、「王志剛樂觀預測濱南工業區半年內動工」等標題,內容指出:經濟部部長王志剛6月22日在聽取工業局長尹啟銘報告後指出,在經濟部主動介入下,東帝士公司計畫興建的七輕、燁隆鋼鐵公司籌建的大煉鋼廠二項重大投資案,可望在半年內動工興建,有效提振國內投資意願。

對於正在調整步伐的我們,無疑撥了一盆冷水!

依據程序正義原則,半年內要讓濱南案動工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但蘇煥智卻不這樣認為,他當下判斷這是警訊,是政府想要強渡關山的表態,如果沒有積極的作為,就算半年內無法動工,動工興建的日期也不會太遠!

當時,我並不以為然,一方面是考量當時的政經環境與社會認知,二方面是考量在一個相對落後的地方,用激烈的方式去反對一個「一般人認為會帶來繁榮、引進就業機會」的大型開發計畫是否有機會成功?特別是在宣傳管道不足的情況下,更是容易遭到抹黑!

所以,我勸蘇煥智「差不多就好」,以後再說吧!

但執著的蘇煥智還是號召各地後援會的幹部,宣布了「苦行」的決心,最後連我也被說服了,一起參如這趟南瀛苦行!

7月26日,葛樂禮颱風登陸南台灣,在風雨稍歇之際,趁天色還亮,蘇煥智邀我一起出去了解災情,最後到了七股龍山宮(當時還在整修中)前暫厝池王爺的鐵皮屋,碰到幾位年長的鄉親,七嘴八舌的談起濱南案,又說到龍山宮池王爺顯靈照顧漁民的種種神蹟,最後,在群起呼應下,大夥就燒了一炷香,一起祈求池王爺保佑「反濱南運動」成功!

到現在,我仍清楚記得,當時在昏暗的鐵皮屋裡,負責將香插入香爐的長者突然高喊:「有感應啦,大家來看池王爺的帽穗在動!」的那一幕。

2005年11月底,與蘇煥智到龍山拜訪,當天在場的鄉親還重提十年前的這件事!

(一)寫信給李總統  爭取認同

在經濟部長的刺激下,大家動起來了!

首先由濕地保護聯盟、高雄綠色協會、成功大學環保社、經緯社等南部環保團體與學生社團發起「一人一信反濱南工業區」活動,寫信給李登輝總統、經濟部王志剛部長、台南縣陳唐山縣長,請他們出面停止濱南案。

消息指出,信都已經收到了!但是消息來源卻沒有進一步表示,信件是如何處理。

(二)大專學生幫忙  進駐七股

大專學生也不落人後,紛紛前來關心這塊溼地,了解七股沿海漁民對於濱南案的反應,最先站出來的,當然是距離最近的成功大學學生。

1996年7月上旬,由成大經緯社與環保社楊江瑛、彭昶偉等同學所組成的成大學生工作隊20餘人,進駐青鯤鯓朝天宮,除了深入各村落訪調當地風土民情外,也對當地的學童進行課業輔導服務。

成大學生工作隊成員經過一個多月的體驗,毅然投入南瀛苦行,並在苦行隊伍中一馬當先,擔任最艱苦的文宣發放工作;而後再將他們的體認,介紹給北部各大專院校社團組成的「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並一起參加「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行動」。

成大學生工作隊的經驗傳承了下來,1997年暑假一開始,又有一批學生進駐七股,這些學生不再只是來自成大,還包括台灣大學、中興大學、東海大學、世界新聞傳播學院(世新大學)等,北部的環保團體也派人南下表示關心與慰問!

後來,這些關心濱南案的北部各大專院校社團組成了「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發表校園行動計畫與說帖,加入「反濱南護水愛鄉行動聯盟」,並在「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行動」當天演出行動劇,並由政大修曼尼斯社林垕君與世新邊緣地帶社林俞君等上台發表學生聯盟宣言,強調學生們對於惡質金權文化的不滿,並表達下一代拒絕承受惡質金權文化不公平後遺症的立場。

(三)愛鄉護水聯盟  付諸行動

南台灣環保團體為了捍衛南台灣的水資源,也決定籌組愛鄉護水聯盟,呼籲社會重視濱南案高耗水產業衝擊南台灣水資源的危機。

1996年8月9日,包括高雄市綠色協會、保護高屏溪綠色聯盟、高雄市野鳥學會、高雄縣美濃愛鄉協進會、新希望文教基金會、屏東縣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保護隘寮溪自救聯盟委員會、反瑪家水庫自救會等40個綠色團體與各級民意代表服務處在高雄市宣佈成立「愛鄉護水拯救南台灣水資源行動聯盟」,把幾年來在高雄、屏東、台南各地風起雲湧的愛鄉護水運動結合在一起。成立大會由高雄市綠色協會曾貴海、美濃愛鄉協進會鍾秀梅、屏東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周克任等共同主持,與會者除了呼籲社會重視濱南工業區高耗水產業將掠走市民飲用水源的危機性,並共同發表成立聲明,簽署城市護水公約,要求立刻停止荖濃溪越域引水計畫,中止美濃與瑪家水庫的興建計畫。

這股結盟的力量終於把南台灣水資源問題的整體性與嚴重性烘托出來,也為南台灣水資源保衛戰,凝聚更多、更大的力量!

(四)愛鄉土反七輕  南瀛苦行

1996年8月11日上午七時,「愛鄉土‧反七輕‧南瀛苦行」在歷經一個多月的籌備,終於啟程,歷時八天七夜,沿途經過22個鄉鎮市,總計200公里。

8月11日:佳里鎮蘇煥智服務處→西港鄉慶安宮→安定鄉中寮→善化鎮蘇厝真護宮(午)→新市鄉新市國小(宿)。

8月12日:新市鄉新市國小→永康交流道→永康市大橋國小(午)→台南高農→大灣廣護宮→仁德鄉一甲忠義宮(宿)。

8月13日:仁德鄉一甲忠義宮→歸仁鄉三星五金公司→大亞電纜公司→關廟鄉山西宮(午)→新化鎮文化中心(宿)。

8月14日:新化鎮文化中心→山上鄉南洲開靈宮(午)→北勢溪橋→官田鄉復興宮(宿)。

8月15日:官田鄉復興宮→六甲鄉二鎮護安宮→中社村社區中心(午)→柳營鄉龜仔港→代天院(宿)。

8月16日:柳營鄉代天院→新營市縣政府廣場宣言→鹽水鎮五間厝朝隆宮(午)→下營鄉甲中村紅毛厝→麻豆鎮代天府(宿)。

8月17日:麻豆鎮代天府→學甲鎮美和里→將軍鄉苓仔寮保濟宮(午)→佳里鎮佳里興震興宮→蘇煥智服務處→七股鄉龍山村(宿)。

8月18日:七股鄉龍山村→潟湖畔祭典。

落髮以明志

8月11日一大早,來自各地的四、五百名鄉親朋友在完成簡單的祭拜祈福儀式後,由蘇煥智的大姐蘇金瓜含著淚水,在關帝聖君及參與苦行的鄉親前為蘇煥智動剪落髮。在蘇煥智的落髮宣誓後,苦行隊伍在省議員鄭國忠宣佈苦行準則,仔細叮嚀注意事項後,隊伍成雙列依序出發,踏上了八天七夜200公里的苦行路程。

在苦行的第一天,長期推動核四公投,並為反核四而千里苦行的林義雄律師與核四公投促進會代表特地南下打氣,並陪著苦行的隊伍走了半天的路程,而核四公投促進會的義工朋友們,竟然就這樣留下來,從頭到尾走完全程!

通伯的背影

在苦行的隊伍中,有一位值得特別記載的長者-通伯,陳文通先生。

沒有人可以正確的說出「他」老人家是什麼時候加入苦行的隊伍,有人說第一天中午進入善化蘇厝真護宮午餐休息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他坐在廟口等候苦行隊伍,有人說在當天午後,往新市的路上就加入隊伍。

第二天,苦行隊伍進入仁德鄉後,夜宿仁德一甲忠義宮香客房,由於天氣燠熱,很多人在又累又熱之下幾乎無法入睡,好不容易等到凌晨天候稍涼可以入眠時,竟然有一個人爬起來打開收音機,且在香客房進進出出,過了一會兒,或許他看不到有動靜,竟然把睡在地板的伙伴都叫了起來,說「天亮可以出發了」!天啊,才凌晨兩點!

他,就是通伯,陳文通先生,台南縣善化人,1923年6月14日出生!一個熱愛民主、熱愛鄉土的老者,以七十幾歲的高齡,身體中風不良於行,卻風雨無阻一路跟著苦行隊伍一步一腳印的往前走,他一路不落人後,還一路撿拾路旁的瓶瓶罐罐。這位可敬的老者,卻帶著大家的懷念,在1997年1月16日離開人間,遺體在1月26日火化,骨灰安放在台南縣善化鎮示範公墓,所有懷念他的後輩在3月1日為他辦了一場追思會。

縣府前宣言

台南縣政府對於濱南案的態度始終曖昧,為了表達不滿,苦行隊伍於8月16日(星期五)上午九時,進入台南縣政府廣場前靜坐,雖然陳唐山縣長出面表示他了解大家的用心,並且贈送了水果、飲料及毛巾,卻被苦行隊伍所婉拒。家住七股鄉三股村的黃登騫,更是語帶哽咽的表達他對陳縣長的期許與失望,而前來聲援的成大教授團黃銘欽、李輝煌、鄭靜等人則當場宣讀了「愛鄉土‧反七輕」宣言。

苦行隊伍在高喊「愛鄉土」、「反七輕」後,帶著無法釋懷的心情離開了台南縣政府。

火把照潟湖

8月17日(星期六)入夜,苦行隊伍進入七股後,原本規劃了點燃火把行動,期以引導國人認識這塊至今仍保持相當完整的天然海岸濕地,但這樣溫馨的構想竟然被贊成濱南案的一方曲解成一種挑釁行為,並放話要以汽油彈及鋤頭柄伺候。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衝突,僅象徵性的由蘇煥智點燃一支火把,引導隊伍進入龍山村。

原本擔心會有衝突的場面,卻變成夾道歡迎的鞭炮聲與漫天的煙灰。

潟湖祈安禮

苦行最後一天,也是最後一個程序,我們安排前往潟湖舉行祈安典禮,藉以感念祖先賜予這塊美麗土地,也向祖先表達這一代的子孫,在捍衛這塊土地的過程中所付出的努力。

8月18日(星期日)上午七時,苦行隊伍由龍山村沿著陸路出發,另一支由青鯤鯓村漁民所組成的船隊,則從海路會同。兩路隊伍在十時左右抵達水產試驗所前的潟湖湖畔,舉行「祈禱山川神靈暨開台祖先祈安典禮」。祈安典禮由陳信雄先生主持,在蘇煥智主祭,省議員鄭國忠、曹啟鴻、國大代表侯水盛、黃偉哲、黃昭凱、賴清德、劉俊秀、鍾淑姬、台南市議員林易煌、核四公投促進會、台灣教授協會、關懷生命協會、主婦聯盟、成大學生七股工作隊、美濃愛鄉協進會、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高雄市綠色協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生態保育聯盟、濕地保護聯盟、台灣海岸保護協會、屏東護水青年軍、屏東水門社區發展協會等代表與四、五百位鄉親陪祭下,於香煙裊裊中,祈禱山川神靈暨開台祖先能幫忙達成捍衛鄉土的心願;而後,在與祭來賓上台發表感言,以及台南愛樂合唱團黃南海博士夫婦帶領大家合唱「牛犁車」與「菅芒花」歌聲中,八天七夜的南瀛苦行終於畫下完美的句點。

八日七夜200公里的苦行對大多數的人而言,是體力與毅力的嚴格考驗,特別是酷熱的南台灣八月天,除了頭頂著炙熱的陽光,腳踏著高溫的柏油路面外,還得面對隨時撲面而來的午後雷陣雨…任由汗水、雨水濕透了衣服,,又讓高溫下的熱風烘乾了衣服,腳皮磨出了泡,戳破了皮流出了膿,尚未結痂又起了另一個水泡……

漫長辛苦的行程中,有太多太多的人投入,有遠道而來的各社團代表,有沿途加入的鄉親,他們或全程參與,或陪著走一天、半天或一段路程,一路上提供茶水飲料的朋友,更把補給車塞得滿滿的,這些朋友我們沒有辦法一一記載,但我們相信,日月可鑑,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民會感激您的付出。

每次回憶起這一段歷程,還是不免要淚水盈眶……

蘇煥智剃光頭苦行的這一幕,也成為他「註冊商標」的一部分!

(五)五千鄉親北上  聯合請願

緊跟在八天七夜「愛鄉土‧反七輕‧南瀛苦行」之後,蘇煥智又在1996年8月20日開發單位召開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石化綜合廠、精緻一貫作業鋼廠暨工業專用港替代方案環境影響說明書說明會」會場外,公開宣佈將在十月間動員五千位以上的鄉親朋友北上抗議。
1996年9月21日,由蘇煥智發起,各環保團體、社會團體、學生團體與各級公職人員串連而成的「反濱南護水愛鄉行動聯盟」在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召開記者會,由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張國龍、環保聯盟會長施信民、立法委員蘇煥智、柯建銘、巴燕達魯、陳文輝、內埔鄉鄉長沈商嶽、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周克任、高雄美濃愛鄉協進會張高傑、七股海岸保護協會陳家旺、將軍鄉鯤鯓村村長王燕宗、反七輕反大煉鋼廠行動委員會召集人陳朝來及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代表共同主持,公佈加盟團體名單與說帖,並宣佈「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計畫。

10月4日一大早,超過100輛以上的大型遊覽車,載著超過5,000位以上來自屏東縣、高雄縣市、台南縣市及各結盟單位的鄉親朋友,一輛一輛的駛進了台北街頭,這些鄉親朋友長途跋涉花了至少五個小時的車程,有人凌晨出發,有人因住在山裡頭,就得前一夜出發到集合處等待。

上午十時左右,所有參與請願活動的鄉親朋友在立法院門前完成報到,並推派代表進入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參加協調會,立法院門口則由總指揮立法委員簡錫堦,副總指揮省議員鄭國忠、曹啟鴻主持,各團體代表與聲援的公職人員也輪流登上指揮車表達他們的訴求與不滿。

十一時左右,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內協調破裂,由參與協調的立法委員洪奇昌出來向鄉親報告協調過程,並宣佈決策小組將隊伍帶往行政院抗議的決定。

十一時三十分,所有請願的鄉親朋友轉到行政院門口,與門口層層警衛形成對峙,並推派代表進入行政院表達意見,經過長達二個小時的等候,才由秘書長趙守博陪同抗議代表步出行政院,在鄉親要求下,趙秘書長也登上指揮車表述行政院的立場,卻不為鄉親朋友所接受。

下午三時三十分,在不滿行政院的敷衍態度下,決策小組決定再將隊伍帶往總統府;四時許,超過5,000人的隊伍抵達凱達格蘭大道,鄉親們在總統府前面對著鐵刺網、盾牌、一層又一層的保警、鎮暴部隊,以及伺候在旁的鎮暴噴水車,發聲怒吼。

我們不曉得他老人家聽到了沒有?

當天,中時晚報頭版刊出一張請願活動的照片,照片標題寫著:「數百名反七輕、反濱南及反對興建瑪家水庫的民眾,上午齊集立法院前,大張旗鼓抗議。」數千人與數百人真的只差一個字?

(六)反濱南說明會  凝聚共識

繼1994年10月由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巡迴七股鄉各村落舉辦的十一場反七輕說明會後,蘇煥智為了讓縣內更多鄉親了解高污染、高耗水的濱南案對台南縣農業用水的影響,以及對南科的排擠效應,並配合「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的動員準備,自1996年9月3日起舉辦了31場反濱南說明會:9月3日在七股鄉篤加村、9月4日在將軍鄉馬沙溝與青鯤鯓、9月6日在七股鄉頂山村、9月7日在西港鄉慶安宮、9月8日在佳里鎮子良廟與佳里興、9月13日在七股鄉中寮與大寮、9月14日在北門鄉北門與蚵寮、9月 20日將軍鄉玉山村與將富村、9月 21日在西港鄉劉厝與大竹林、 9月 22日在學甲鎮中洲與慈濟宮、9月 26日在七股鄉樹林村、11月 1日在安定鄉管寮、11 月2日在善化鎮六分寮與胡厝寮、11月3日在新市鄉大社、11月8日在麻豆鎮與官田鄉東西庄、11月9日在中營、11月10日在柳營果毅後與小腳腿、11月16日在六甲鄉與官田鄉、11月18日在新營市土庫里與新港東東興宮。

前前後後超過40場以上的說明會,從海邊,講到山邊,從對生態的破壞、空氣的污染,談到水資源的被掠奪與農田休耕拋荒,從資金與土地的不公,談到產業政策的錯誤。到底喚醒多少人?我們也不知道,但我們相信我們確實盡了心,也盡了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不刊登廣告?可是錢那裡來?刊廣告、文宣就一定有效嗎?我想,如果刊個廣告或靠文宣就有效的話,一切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三、暴力威脅  大眾不再沉默

自1994年起,反對濱南案的朋友試著以各種柔性手段,傳達對於主政當局犧牲社會公平與正義的不滿的過程中,因為不斷遭受到暴力的威脅與恫嚇,多數的當地鄉民個個噤若寒蟬,成為沒有聲音的一群,以致於讓外界以為當地贊成濱南案的人佔有絕對的多數。

1996年8月17日,當苦行隊伍經過七股海產街轉入龍山村,以及8月18日由龍山村前往潟湖的路上,出現令人鼓舞的變化。

我們看到沉默的大眾勇敢的站了出來,除了夾道燃放鞭炮外,也紛紛加入了苦行的行列。

這股激盪的熱情,終於蘊育出當地自主性的團體,除了表明反對濱南案的立場外,也開始結合七股沿海豐富的生態資源,展開推動成立國家風景區的行動。

1996年9月22日,七股龍山村的漁民成立「七股海岸保護協會」,由蔡金祥擔任會長、陳家旺擔任總幹事。

1996年10月1日,將軍鄉青鯤鯓的漁民成立「青鯤鯓反污染抗爭委員會」,由周清波擔任會長、王燕宗擔任副會長。

1996年10月25日,三股村、十分村的村民成立「七股潟湖國家風景區促進會」,由黃福興擔任會長,黃登騫擔任總幹事。

土生土長的蔡金祥、陳家旺與王燕宗不管是在環保署的會議上,或在媒體採訪中,都一再的強調:七股潟湖與沿海一帶,是七股鄉與青鯤鯓漁民賴以維生的海田,也是祖先所遺留下來,賜給我們的自然資產,要我們只為一時的補償或回饋,眼睜睜的看著它在眼前消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這除了關係到生存的權利,也關係著香火傳承的使命,我們不願成為歷史的罪人。

(一)赤嘴園開幕了  遊客不斷

1997年7月20日,由愛鄉文教基金會、七股潟湖國家風景區促進會、七股海岸保護協會與愛鄉廣播電台所籌辦的「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在水產試驗所前潟湖湖畔揭幕,吸引超過3,000多位來自屏東、高雄、台南縣市各地的鄉親,以及遠從台北來的主婦聯盟的朋友。現場除了有七股潟湖解說牌及七股潟湖資源永續公約牌的揭幕儀式外,也宣讀了七股潟湖資源永續公約儀式,並舉辦綠化植樹、下水體驗潦水挖赤嘴、學術研討會、七股潟湖生態景觀攝影展、兒童寫生比賽、品嚐鮮蠔、蟳仔、鹽水吳郭魚、虱目魚等活動。

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開幕後,每逢假日,總有超過千人次、甚至二千人次以上的遊客前來,這樣的反應,已出乎預料之外,雖然當時因為經費不足,設施在那年冬天就被強烈的季風給吹壞了,但也算是起了個頭。

2003年12月24日,交通部觀光局轄屬第12個國家風景區-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正式掛牌成立,這裡自然成為風景區的一部分,也是乘遊湖竹筏的重要據點。

(二)保育黑面琵鷺  民間札根

1997年10月5日,由台南市環保聯盟、愛鄉文教基金會、台南市野鳥學會、七股海岸保護協會、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與七股潟湖國家風景區促進會等共同發起,在七股鄉十份村成立「國際黑面琵鷺保育中心」。

民間的腳步總是走在政府部門的前面,這個以「學術研究、解說教育以及生態活動方法,進行黑面琵鷺生態研究、保護黑面琵鷺棲息地,進而教育民眾養成生態保育觀念」為宗旨的國際黑面琵鷺保育中心的成立,為黑面琵鷺的保育工作樹立一個新的里程碑!

(三)救援黑面琵鷺  國際聯盟

1997年10月31日,由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博士擔任榮譽召集人,國內生態環境教育、規劃與經濟學者夏鑄九、劉可強、於幼華、劉小如、駱尚廉等教授發起,並結合美國Sierra Club前召集人David Brower、柏克萊大學教授Randy Hester等人所組成的「國際黑面琵鷺救援聯盟」(Spoobill Action Voluntary Echo-SAVE),在台大校門口宣佈成立,除了宣佈「提昇黑面琵鷺的社會關懷度」、「建立國際性學術交流管道與相關性的生態資料庫」與「擬定生態永續利用的地方經濟發展藍圖」等近、中、遠程目標外,並針對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的環境影響評估提出總體檢報告。

成立大會中,台大城鄉所學生會與台灣大學台南一中校友會合辦的「黑琵台灣園遊會」與「黑面琵鷺拼裝彩繪大賽」同步展開,義賣T恤、紋身貼紙、海報、徽章,而著名歌手陳昇先生贊助創作的「黑面鴨、要報仇」,也錄製成單曲CD,協助救援聯盟募集活動經費。在DHL的贊助下,美國柏克萊大學師生利用廢棄物製作的20隻黑面琵鷺模型,也空運到現場來展示。

(四)德不孤必有鄰  熱情湧現

所謂「德不孤、必有鄰」,各界的關心與投入湧入七股,使得七股地區活絡了起來,讓當地鄉民體會到除了污染的工廠外,如果有機會,或者有計畫的把當地的產業與生態資源結合,也是可以帶來繁榮的。這些關心與投入中,包括TVBS、衛視中文台、台灣電視公司、傳訊電視、中國電視公司及報章雜誌的專題報導、成大師生的進駐服務、台大建築及城鄉研究所的休閒漁業規劃與研究、國外教授專家的不時來訪,以及分別由高雄與台北引領朋友去關心七股潟湖的陳坤生先生與山水客吳智慶先生。

四、縣長初選  吹皺一池春水

陳唐山縣長對於濱南案的態度,總是讓蘇煥智難以釋懷,在蘇煥智的認知裡,只要陳唐山願意比照過去宜蘭縣反六輕的經驗,站出來一起投入反濱南的行列,要趕走濱南案可以說輕而易舉。但是,陳唐山始終堅持站在縣府的立場表達會注重環保,對於任何開發案,都會做好把關工作。陳唐山常對外界表示:我是縣長,不是民意代表,沒有理由只站在某一個立場,拒絕一個高達四千億的投資案。

1996年10月12日,蘇煥智為了要陳唐山表態,抓住即將舉辦的民進黨黨內縣長初選機會,正式拜訪陳唐山縣長,邀請陳縣長表態反對濱南案,否則不排除投入黨內縣長初選。當時代表陳縣長接見的機要秘書王幸男也一如預期的表示,縣府確實沒有審查權,但未來業者若未依照縣府提出的要求,縣府會予以停工處分。

吃了秤陀鐵了心,蘇煥智還是不計毀譽的下了決定。

1996年10月18日,黨內初選最後登記日,我代蘇煥智發表《懇請陳縣長反七輕反大煉鋼廠》初選登記聲明後,去辦理了初選登記,蘇煥智在聲明中強調:「為了愛護鄉土,這是艱辛而不得不走的路,我絕對沒有與陳縣長競爭的意思,參選只是為了突顯縣政府未能採取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的立場,使得民進黨中央及立法院黨團迄今仍採取觀望的態度,致使國民黨高層根本無動於衷;因此,只要陳縣長反對濱南案,蘇煥智將立即退出初選,並號召所有反七輕之士支持陳唐山競選連任。」

1997年2月3日,初選結果揭曉,黨員投票部分:陳唐山1,026票、謝三升559票、蘇煥智549票,蘇煥智在開票後立即宣布失敗,並發表聲明堅持反七輕的立場不變,也請民進黨黨內同志支持陳唐山縣長競選連任。

這一役,蘇煥智傷得很深,我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難過了好一陣子,而陳唐山縣長也一直不能諒解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