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來彰化(一)

2008年6月24日,國光石化公司決定放棄雲林設廠計畫,轉戰彰化縣大城。

在此之前,大城海埔地曾經被規劃作為養殖魚塭用地;不過那是1984年,台灣省政府水利處的想法。

1989年底,周清玉縣長上任,在地方的期盼下,縣政府成立開發大城海埔地專案小組,經委託民間工程顧問公司規劃,準備開發作為休閒度假區、遊樂運動區和大學城、工業區等。

1993年底,周清玉競選連任失敗,大城海埔地的開發跟著停擺,並陸續傳出海埔地已遭到侵佔濫墾。2000年9月,在彰化地檢署和台中高檢署掃黑特偵組的聯手偵辦下,不法集團竊佔圍墾海埔地的情事曝了光。之後,又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將濫墾的魚塭鏟平,讓海埔地恢復圍墾前的風貌。

2001年底,翁金珠當選縣長,開始爭取台塑到大城海埔地來開發、蓋鋼廠,並與台塑簽署開發意願書。翁金珠的積極爭取獲得行政院長游錫堃的肯定,於2003年9月同意由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的報編作業費。這項承諾,卻等到行政院同意台塑鋼廠與中油八輕進駐雲林離島工業區前夕才兌現,並要求彰化縣政府得先找好進駐產業後,才可辦理先期可行性研究。後經協調,經濟部同意先行撥付作業費用,惟附帶條件表示,如果大城工業區要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使用,應「審慎」並「暫緩」。彰化縣政府也承諾,未來的大城工業區將引進高科技及鋼品二次加工等產業。

2005年底,翁金珠競選連任失敗,卓伯源接任縣長後,就開始爭取國光石化公司移轉到大城海埔地。

在中央政府部分,行政院於2008年11月13日同意將彰化縣政府推動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及國光石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提的「彰化大城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合併為「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並列為國家重大計畫。

在地方政府部分,彰化縣政府也於2008年9月16日同意國光石化公司以興辦工業人身分辦理石化科技園區及大城工業區的開發與報編,使得國光石化公司成為「彰化大城石化科技園區」的開發單位,並為「大城工業區」的報編申請人。其中,工業區的報編係由申請人依《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23條及其施行細則第40條規定,擬具可行性規劃報告及依《環境影響評估法》應提送的書件,送當地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工業主管機關初審並會勘,再層送中央工業主管機關轉請中央區域計畫或都市計畫主管機關及中央環境保護主管機關同意,並經經濟部核定編定為工業區,交當地直轄市或縣(市)政府於一定期間公告。《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於2010年5月12日公布廢止。

 

至於「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所需要的工業專用港,則依法由經濟部工業局另循法定程序申請設置,將「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工業專用港開發計畫」提報辦理環境影響評估。

由於大城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的先期可行性研究、國光石化計畫的提報及列為國家重大計畫,在地方及中央均跨越不同執政政黨。執政者在朝野易位之後,對於國光石化計畫的態度,有不同的看法。因此,國光石化計畫在彰化的發展,有一些複雜性。

風頭水尾,大城往事

八輕來到彰化縣大城鄉。大城鄉在哪裡?大城位於彰化縣的西南角,濁水溪沖積扇最南端,西邊是台灣海峽,南邊隔著濁水溪口與雲林縣相望。所謂的海埔地,就是大城西側沿海寬廣的潮汐灘地。

1984年,國光石化公司相中彰化大城海埔地的很久很久以前,台灣省政府水利處就曾經想把它規劃作為養殖魚塭地,後來就不了了之。諷刺的是,幾年之後,它竟然不用規劃就成為一望無際的「非法」養殖魚塭地。

1989年5月18日,有位署名陳昭烈的讀者在報紙投書指出,大城海埔地遭人大量濫墾,是因為政府沒有好好開發,任憑它荒廢的結果,非常可惜。陳昭烈建議,大城海埔地若能早日開發,好處很多,開發的土地可用來興建大型工業區,不僅可以解決用地不足的問題,也可以繁榮地方,增加稅收,減少城鄉經濟及生活品質的差距。

1989年12月,民進黨籍的周清玉繼黃石城之後,當選縣長。由於地方的殷切期盼與議會的多次反映,周清玉終於決定成立開發大城海埔地專案小組,研議開發事宜。在此之前,彰化縣政府曾經與祥成開發公司合作開發芳苑永興海埔地,卻先後發生官商勾結弊案、海埔地承購戶控告銀行違法撥款,及祥成開發公司控告縣政府等事件,歷經4年,工程與官司仍無法善了。由於永興弊案的陰影,彰化縣政府對於開發大城海埔地,始終猶豫不決。

1993年3月,大城海埔地規劃報告出爐。規劃報告顯示,由於附近開發或計畫開發的海埔地,有工業區,也有農漁專業區,為了避免重複,影響開發效益。因此,大城海埔地的規劃應朝向休閒度假區、遊樂運動區、大學城等。

1993年底,周清玉競選連任失敗,任內完成的規劃未能實現。大城海埔地要不要按照規劃內容來開發,或另有想法,暫時打住。

阮剛猛縣長上任後,一水之隔的雲林離島工業區已經行政院核准編定,六輕也決定進駐麥寮區,大城海埔地的開發再被提起。1994年3月,大城鄉民代表會主席許萬應就建議,大城鄉與台塑六輕僅著濁水溪隔,面積超過1,000公頃的海埔地應該積極開發,以作為六輕衛星廠用地,甚至可以提供給八輕建廠。鄉長許先助認為許萬應的意見很有建設性,於是向鄉民代表會提案籌組地方繁榮發展促進委員會,促請政府重視大城海埔地的開發。在六輕正式量產前,工業污染的毒害還沒有被鄰近鄉鎮感受到,當時大城人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隔壁的麥寮人有花不完的鈔票,彷彿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有些大城鄉民改建農舍,想要出租給六輕工人,結果這些房舍至今仍「放空城」。

有隔壁的六輕作「參考」,開發大城海埔地的期待很自然地指向台塑。不過在還沒開口前,地方就為了彰化縣政府核准台塑六輕在濁水溪口開採砂石許可權,鬧得不愉快。由於鄉民擔心台塑在濁水溪口抽取砂石,將會造成海埔地流失,更擔心開採期間進出頻繁的砂石車會威脅到鄉民安全,進而要求台塑提供回饋,並保證不會危害到大城鄉的環境。

由於地方的強烈反彈,加上台塑遲遲不願承諾提出具體的回饋方案,彰化縣政府隨後在民意壓力下,撤銷了原先核發的開採許可證。不久之後,工務局長林鍷烈透露,台塑有興趣協助開發大城海埔地,若有回饋地方的誠意,縣政府會重新核發採砂許可。話說沒多久,台塑又以擔心發生類似六輕養殖戶抗爭為由,態度轉趨保守。面對地方的壓力與台塑的反反覆覆,阮剛猛終於承諾在縣長任內開發大城海埔地。阮剛猛並強調,為了避免重蹈永興海埔地開發失敗的覆轍,縣政府將與有經驗的、資金充裕的民間公司合作。

1996年,傳出彰化縣政府計畫與廠商合作,準備在大城海埔地開闢含括高爾夫球場、遊樂運動及觀光養殖的綜合區。這時有民眾指出,大城海埔地遭到侵佔濫墾的情形相當嚴重,估計達數十公頃,如果政府不及時解決,將會成為未來開發的阻力。大城鄉公所也承認,海埔地遭佔用的情形確實存在。之後的幾年,不僅招商開發沒進展,海埔地遭圍墾、濫墾的情形也沒有積極處理。

2000年5月,監察委員到大城鄉視察地層下陷問題,縣政府長期怠於取締非法魚塭業者的過失,終於被抓包。於是「頂司管下司」,縣政府趕緊發函給大城鄉公所,要求加強宣導及勸導業者停業、轉業,否則將採取強制斷電等措施。鄉公所的回應是,養殖魚業者都有心合法經營,問題卻卡在土地的使用限制。鄉公所還把問題歸到大城海埔地的沒有開發,如果縣政府沒有提出任何規劃,就要勸導業者停業、轉業,一旦強制執行斷電,勢必引起不滿及抗爭。

9月4日,阮剛猛在海埔地被不法集團蠶食鯨吞的傳聞聲中,率隊到大城濁水溪出海口勘查。目睹比原先想像的還要嚴重10倍以上的景像,媒體用「阮剛猛當場臉都綠了」來描寫縣長的反應。媒體指出,這片廣達500公頃的非法魚塭地,在不法集團圍事、炒作下,每公頃叫價由五、六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估計不法集團獲利數億元以上。不法集團分子包括民意代表等有力人士,且人數可能多達10多人以上,牽扯甚廣。阮剛猛在震怒之餘,除指示縣政府工務局及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局、國有財產局等權責單位共同處理,以避免濫挖現象繼續擴大外,也指示縣警察局依竊佔國土罪嫌,全力偵辦。事實上,這樣大規模的濫墾,絕非一朝一夕造成。媒體指出,與其說是不法集團神通廣大,倒不如說是政府主管單位長期縱容的結果,難免給人「黑金掛勾」的聯想。

會有如此離譜的濫墾魚塭事件,地方人士普遍認為,與非法集團預期台塑鋼廠與八輕計畫可能進駐,希望援用六輕設廠補償模式大撈一筆有關。據指出,當某大企業派員到大城海埔地會勘時,就有不少地方人士聞風趕到現場了解,不久之後,就有人僱工大肆開墾魚塭:由於海埔地屬於國有未登錄地,非縣政府管理範圍,而未予以重視,直到魚塭面積急遽擴增後,縣政府才警覺到事態嚴重。

像這樣,早一步知道有「開發計畫」要來,就早一步買地,或早一步在土地上增添一些地上物,敢的人甚至占用未登錄的土地,等著「開發計畫」曝光,坐享土地增值的利潤,或獅子大開口要多一些補償,早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有樣看樣,沒樣自己想」,在彰化大城也出現,不令人意外。

在縣長震怒後的幾天,彰化地檢署和台中高檢署掃黑特偵組終於開始了大規模搜索及收網行動,陸續傳出地方首長、民代人士遭到搜索、收押。雖然有檢警的大力偵辦與取締,但大城海埔地遭圍墾竊佔的現象,並未從此結束。2001年5月31日,阮剛猛再會同縣警局長及縣政府主管單位現場勘查,宣示取締不法的決心,並要求主管單位具體有效地規劃海埔地的開發。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局也宣示,將在7月15日前鏟平非法魚塭。不過拖了將近一年,在地檢署檢察官的質疑,以及來自監察院的壓力,濫墾的魚塭才陸續被鏟平,大城海埔地也因此慢慢地恢復到圍墾前的風貌。

這是大城海埔地一個階段的結束,也是另外一個階段的開始。

八輕叩門,只是備胎

大城鄉海埔地的下一步,要怎麼走?在2001年底的縣長選舉,候選人並沒有太多著墨。

到了2002年11月,上任將近一年的翁金珠在了解地方的期待後,考慮重新規劃開發大城海埔地,並指派縣政府參議莊政強前往大城拜會地方人士,徵詢意見。當時,縣政府對於大城海埔地的開發構想,包括吸引台塑六輕來設衛星工業區、爭取中油八輕,或是設立多功能休閒區。翁金珠表示,這些構想是把過去以來的地方意見通通納進來,包括1994年3月大城鄉民代表會主席許萬應的建議-「六輕衛星廠用地、八輕建廠」,以及1999年立法委員洪性榮的努力-「爭取七輕及八輕來建廠」。

不久之後,第一次接觸發生了。時間是在中油考慮是否重新啟動八輕計畫之後,競爭力評估期末報告出爐前夕。2003年1月8日,中油八輕評估小組來到彰化大城海埔地勘查設廠地點。翁金珠表示,大城海埔地尚未開發,土地屬於國有,取得方便且成本也很低,前幾年遭濫墾的魚塭已拆除完畢,開發的障礙已經去除。帶隊前來的中油副總經理陳寶郎則表示,大城海埔地是評估八輕設廠的三個地點之一,大城鄉民配合意願高是一大利多,希望縣政府能提出更完整資料給八輕評估小組,作為評估的依據。

在中油前來勘查後,縣政府開始積極蒐集資料,準備向中油送出說帖時,幕僚人員發現,中油的目標仍以屏東縣南州糖廠的土地為最優先,大城海埔地只被列為「備胎」。雖然大城海埔地具有土地易於取得的優點,卻有地層下陷的問題待解決,加上距台中港較遠,在不大可能租用台塑六輕工業港的情況下,要能獲得中油青睞的可能性較低。

油氣無情,鋼鐵有意

在中油八輕落腳機會渺茫之際,傳來台塑鋼廠計畫相中大城海埔地的消息。

在王永慶的「台塑版圖」裡一直有個缺角-鋼鐵產業。台塑何時跨足投資鋼廠,似乎只是剩下「時間」的問題而已。2002年7月,前往麥寮六輕視察的台塑副董事長王永在在被問到台塑要不要投資鋼廠時,還信誓旦旦的表示,景氣這麼差,把現在的事做好最重要;台塑以六輕為重,鋼鐵是不同行業,台塑還沒有這種打算。

過不了多久,台塑派人前往青島研究蓋廠事宜,並把建廠基地鎖向青島。消息曝光後,台塑又表示,會在台灣投資。雖然有人臆測台塑鋼廠的預定地點會是在雲林離島工業區的新興區,王永慶卻表示,台塑中意的地點是大城海埔地。按照王永慶的分析,新興區水太深,抽砂填海造陸的開發成本太貴;相較之下,大城海埔地比新興區容易開發,開發成本不會比六輕高,比新興區還具經濟效益。

台塑鋼廠相中大城海埔地的消息傳來,地方重新燃起開發海埔地的希望,大城鄉長許木棧對於台塑前來設廠,可以帶給地方繁榮,促進就業機會,表示樂觀其成。2003年4月29日,翁金珠率同許木棧、代表會主席蔡含及縣政府人員,帶著彰化沿海空照圖,前往台塑提出說帖。翁金珠表示,大城鄉養殖業盛況不在,當地產業需要轉型,台塑若來設廠,居民就有轉業的機會,她相信民眾配合意願很高;如果台塑肯來,縣政府會組成推動小組配合設廠計畫。大城鄉長及鄉代會主席也強調,地方亟需轉型,願意配合台塑設廠。報導指出,王永慶在看過彰化縣政府提供的資料後,承諾將指派專人前往勘察。

2003年9月16日,翁金珠前往行政院,為台塑屬意在彰化大城興建鋼廠,向游錫堃院長爭取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報編經費,獲得游錫堃同意由「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大城海埔地工業區開發計畫的報編作業費,游錫堃並指示經濟部全力協助彰化縣政府辦理工業區報編作業。按「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開發工業區的規定,工業區開發投資應包括工業區的規劃與報編作業,各級工業主管機關可依據其實際需要商請經濟部撥借,以利推動相關作業,等到工業區完成開發後納入開發成本歸墊,如開發不成則由借用機關設法籌措返還。

相對於彰化縣政府的積極爭取,台塑的反應似乎沒有意料中熱絡。台塑表示,沒有與翁金珠一同前往行政院,也沒有在彰化填海造陸的計畫,對彰化爭取鋼廠沒有意見,也無法做任何評論。其實,同時爭取台塑鋼廠的,還有隔壁的雲林縣。

簽意願書,說說而已

儘管彰化縣政府已經獲得行政院承諾撥借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的報編作業費,但縣議會對於縣政府爭取台塑鋼廠的努力,並不賞臉。2003年底,縣政府向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申貸報編作業費的預算案,遭到議會退回;後來,在地方人士的聲援下,翻案成功;過程中到底是欠缺溝通?或者有其他因素?頗耐人尋味。

儘管台塑沒有熱情的回應,儘管雲林縣張榮味還是鍾情於台塑鋼廠,並積極爭取台塑鋼廠進駐離島工業區,但王永慶還是把投資鋼廠的意願書簽給了彰化縣政府。

2004年3月4日,翁金珠再度與地方人士前往台塑,與王永慶簽署開發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的投資意願書,規劃以沿海2,600公頃海埔地為報編範圍。由於台塑和彰化縣政府簽署的開發意願書,並無具體投資項目,且沒有實質約束效力。但「好事者」還是把這件事吹噓成「重大投資的新模式」,認為翁金珠為扁政府立下汗馬功勞,對政府拼經濟有重大貢獻。

簽署開發意願書後,彰化環保聯盟發出反對的聲音。會長林世賢認為,大城沿海地層下陷嚴重,抽砂造陸開發工業區,會讓問題更加嚴重。林世賢進一步表示,翁金珠在競選縣長時,提出在彰化沿海規劃「西濱生態廊道」的構想,若引進台塑鋼廠,將背離環保理想與承諾,環保聯盟將反對到底。 2004年3月25日,翁金珠邀請林世賢、蔡嘉陽等人會商。會後,縣政府宣稱已達成「將致力提升改善海埔地養殖業者的養殖技術、減少抽取地下水(環保聯盟願意催生養殖技術改善服務團隊的成立)」、「共同尋找減緩地層下陷的方案」、「共同為當地尋求一最有利的開發方式,並朝向設立生態工業園區的方向」等三項共識。

2004年底,台塑鋼廠進駐大城海埔地的可能性出現變化。有人把問題歸咎給行政院,因為所承諾的報編作業費遲遲沒有下文,此外縣政府前置作業也有延宕,才會導致台塑轉往雲林離島工業區新興區。問題恐怕不是如此單純,行政院之所以延遲至2004年12月27日才核定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大城工業區報編作業費,恐怕與台塑及中油都想進駐離島工業區,或者說行政院希望兩個計畫同時進駐離島工業區有關。

2005年1月24日,結果揭曉。台塑鋼廠與中油八輕一同落腳雲林離島工業區。台塑與彰化縣政府簽署的開發意願書,真的沒有約束力。

報編費用,附帶條件

連著兩件很讓彰化縣政府,特別是翁金珠尷尬的事。一是2003年9月16日游錫堃同意借貸的報編作業費,遲至2004年12月27日才正式核定;二是2005年1月24日台塑鋼廠與中油八輕都不來了。翁金珠前往行政院爭取借貸報編作業費,為著就是爭取台塑鋼廠進駐,卻拖拖拉拉超過一年才核下來;更慘的是,高興還未滿月,地方期待的「金雞母」又被抱走。地方還在期待大城海埔地的開發,要怎麼交待?

2005年3月10日,經濟部給了彰化縣政府一紙公文(經授工字第09421001400號)。函文指出,行政院於2004年12月27日以院臺經字第0930092772號函同意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報編作業費7,500萬元,將依翁金珠縣長與經濟部何美玥部長於2005年1月25日的洽談結果辦理。因此,報編作業費將保留到彰化縣政府另覓其他可能進駐的產業後,再行投資。翁金珠與何美玥到底洽談出什麼結果?答是是:「本案倘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區之開發,應審慎並暫緩。」

至於報編作業費何時可以到位?按照經濟部的講法,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的報編作業費要等到彰化縣政府找到其他進駐的產業後,才能投入。要找到進駐的產業才能開始辦理工業區報編?對彰化縣政府而言,當然無法接受。彰化縣政府認為,沒有辦理「先期可行性研究」,要拿什麼去招商?

2005年3月23日,彰化縣政府回給經濟部一紙公文(府建工字第0940053629號)指出,如果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的報編作業費要保留到彰化縣政府已找到其他進駐產業,且得等到進駐產業確定後才可辦理「先期可行性研究」,恐怕會與經濟部工業局2004年3月9日工地字第0933504820號函示,有關辦理「先期可行性研究」作業的目的有所牴觸。因此,彰化縣政府希望經濟部能先撥付「先期可行性研究」作業費1,500萬元,讓縣政府可以委託辦理「先期可行性研究」的技術服務作業,以有助於協尋潛在廠商。函文中,彰化縣政府除表達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將引進高科技及鋼品二次加工等產業外,也承諾一旦研究結果顯示需求面或供給面不足,將依研商結論終止後續規劃、環評及報編作業。

彰化縣政府講的有理。2005年4月6日,經濟部函復彰化縣政府,同意彰化縣政府的說法(2005年3月23日府建工字第0940053629號函),撥付「先期可行性研究」作業費1,500萬元(經授工字第09400050550號)。「先期可行性研究」作業費1,500萬元,是以「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將引進高科技及鋼品二次加工等產業」為前提,如果想要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區的開發,應審慎並暫緩。

2009年以來,反對國光石化進駐彰化,卻一直被指為引進八輕的翁金珠,指著往來的公文說,當年大城海埔地報編為工業區的前提講得很清楚,「如果要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區的開發,應審慎並暫緩」,而且未來要引進的產業也講得很清楚,是高科技及鋼品二次加工等產業。

當年翁金珠與何美玥的洽談結論,是以中油八輕與台塑鋼鐵已經行政院敲定進駐雲林離島工業區為前提。因此,緊臨離島工業區的大城海埔地不宜再作為基礎工業區使用,是可以理解的。

縣長換手,催生國光

2005年底,翁金珠競選連任失利,擔任縣長期間委託辦理的「先期可行性研究」交到新任縣長卓伯源手上。

剛上任不久的卓伯源表示,報編大城工業區的先期可行性研究期末報告預計在2006年3月完成,之後就可以進行工業區報編及開發計畫。卓伯源指出,大城工業區將定位為基礎工業區,預計引進煉鋼或石化及關聯性產業,建構成上中下游的完整產業體系。卓伯源進一步指出,大城海埔地造地費用低廉,土地權屬單純,最重要的是縣政府及大城鄉民都相當支持開發海埔地,對煉鋼或石化產業而言,真的是首選基地。

日後,國光石化演變成為全國性議題,翁金珠採取了反對的態度,她多次出席在台北舉行的記者會、公聽會與環評會,也動員群眾參與遊行抗爭。但是包括彰化環保聯盟等反對團體都認為,如果翁金珠在擔任縣長期間,沒有積極推動大城海埔地開發,國光石化根本不會來到彰化。面對這一系列的質疑,翁金珠一再強調,繼任的卓伯源是要負責任的,因為他的作法已經背離2005年3月10日經濟部經授工字第09421001400號函「本案倘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區之開發,應審慎並暫緩」的約定。翁金珠常為此遺憾的表示,這個環節她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卻沒有獲得重視。

此時,台塑與中油在雲林的計畫,傳來可能因蘇治芬的回饋法制化要求而生變,讓卓伯源認為有機可乘,於是交待建設局與台塑密切聯繫,探詢台塑鋼廠重返大城的可能性。由於台塑的意向遲遲無法敲定,2006年3月15日,卓伯源親自拜訪了國光石化公司董事長郭進財,當面邀請國光石化公司重新考慮到大城海埔地投資興建石化科技園區。國光石化公司也善意的回應,由總經理邱吉雄親自前往勘查。陪同前往的縣府官員事後透露,國光石化公司「這回是玩真的」,而且前來勘查的人員看了現場,發現外海浮覆地高出海平面甚多,造陸成本相對降低很多,可以用「驚艷」兩個字來形容。上回勘查是2003年1月,這回勘查是2006年4月。三年間,人變很多,大自然也變很多。上回僅能作「備胎」,這回升格為「驚艷」。

在「驚艷」之餘,邱吉雄於6月14日率員拜訪卓伯源。由縣政府就土地取得、漁業權限制、環評時程等問題,逐一提出簡報及解決方案,獲得邱吉雄等人的認同,並敲定大城工業區將引進基礎石化產業。邱吉雄承諾,未來生產使用的燃料將以天然氣為主,絕對不用燃煤。會面後,卓伯源很高興的對外宣布,這是一項破天荒的計畫,國光石化公司將投入6,000億元,2015年完成開發量產,可為大城地區帶來近2萬人的就業機會,周邊的商機、產業活動一年可達30億元。

大城鄉長許木棧為了催生國光石化,決定邀集地方相關人士成立「自救會」。許木棧強調,大城鄉因地方缺乏工業導致人口嚴重外流,縣政府爭取在大城海埔地興建石化科技園區,他與絕大多數鄉民舉雙手贊成。贊成國光石化的在地縣議員說,六輕是個很成功的例子,地方樂觀其成。

發動連署,表態爭取

可能是「白」忙太多次的關係,這回國光石化公司特別要求彰化縣政府先作民意調查,免得遭到民眾抗爭而白忙一場。事實上,縣政府還沒來得及告知大城鄉公所,鄉公所就趕緊發動村長、鄰長進行連署。鄉公所主任秘書陳玉照表示,鄉公所是以家戶為單位,由村長、鄰長挨家挨戶拜訪戶長,說明國光石化的得失,戶長可以簽名或蓋章等方式,表達對國光石化的支持。陳玉照說,國光石化公司要求針對沿海的頂庄、東港、西港、台西、豐美、三豐等6個村作民調,但是鄉公所為了展現支持國光石化公司的誠意,決定作全鄉的民調,目標爭取5000戶簽名蓋章支持。結果,鄉公所對外宣稱,民意調查顯示有98%的大城鄉民支持國光石化。

先前,台西鄉公所為了歡迎台塑煉鋼與國光石化,曾製造出54%支持的「民意」;現在,大城鄉公所技高一籌,提出了一個98%的「民意」。地方頭人都把簽名冊拿到你面前,簽就是贊成,不簽就是反對。鄉下人惜情,看到「村長伯」風麈僕僕拿個表格來家裏拜訪,往往連內容是什麼都不看,反正簽了就對了。

在地方頭人帶頭表態、衝鋒陷陣下,地方就盛傳,支持國光石化的地方頭人有錢拿,甚至連價碼都有;被影射者當然不悅,甚至將矛頭指向反對者,指稱反對者是拿到產業競爭對手的好處。跟其他地區面對有爭議性的開發計畫一樣,這種傳言很難證實,也很難杜絕。不管是真或是假,就像選舉買票傷害民主制度一樣,傳言已經分裂了在地鄉親的感情,灼傷了「人與人」間的生態。

無視建議,竟然過關

彰化縣政府大力爭取國光石化進駐大城海埔地,並宣稱有絕對多數大城鄉民支持的同時,以引進高科技及鋼品二次加工等產業為前提,為報編大城工業區而委託辦理的先期可行性研究報告出爐。

2006年11月23日,召開期末報告審查會。會前,一份由經濟部工業局產園區發展辦公室提供的「工業區開發案件交辦事項報告表」(2006年11月20日交辦第11020號),記載著該辦公室對於「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相關計畫及法令的意見。該辦公室認為:「就上位及相關計畫、相關法令規定及市場供需面分析及現況建議,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可暫緩編定開發。」

雖然經濟部提供的意見是以國光石化及台塑鋼廠應已進駐離島工業區為前提,好事者會說國光石化公司與台塑最後終止在雲林離島工業區的開發計畫,既然前提已經不存在,審查意見就無效了。由於「雲林石化科技園區國光石化廠建廠計畫」終止是2008年以後的事,在「先期可行性研究」期末報告審查的時間點,兩個開發計畫區位並沒有改變,2005年彰化縣政府與經濟部「如果要作為煉鋼、石化等基礎工業區的開發,應審慎並暫緩」的約定仍然是有效的。翁金珠很不解地拿出當時的會議結論「本案經與會委員充分討論,在需求面及供給面均可行,全體一致同意予以審查通過,請儘速辦理本計畫第二階段工業區編定作業。」進而質疑,何以會議結論是在事隔一年半之後(2008年2月5日),才提報到經濟部。

期末報告審查時,環保團體代表想進場了解卻被阻擋。環保團體質疑是否有黑箱作業,但縣政府官員卻加以否認,並強調環評前會再傾聽環保團體的意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