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來彰化(二)

要來不來,高來高去

2006年4月6日,經濟部工業局依據《開發行為環境影響評估作業準則》第10-1條規定,在台西地政事務所會議室辦理「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台西區及工業港」開發計畫及「雲林石化科技園區建廠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的公開會議,開啟國光石化公司「雲林石化科技園區建廠計畫」環境影響評估的序幕。

按照「道理」,國光石化公司應該審慎面對環評程序,做好地方的說明與溝通。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一是,彰化縣政府積極地爭取國光石化;二是,國光石化公司不時地嗆聲要跳槽到彰化、要外移出走,股東也喊話要退出投資行列;三是,中央政府的態度模擬兩可。種種講法或做法,到底誰是真的?誰又是假的?真叫人霧煞煞。從國光石化後來「真的」移轉落腳彰化的結果來看,過程中的高來高去,似乎像已經套好的招。

首先,彰化縣政府的積極遊說與爭取,加上雲林縣政府的傾向不支持,讓國光石化北上的可能性持續增加。卓伯源一方面尋求多方的協助,另一方面趁機透露國光石化公司已多次向彰化縣政府表明投資意願,並強調縣政府持續做好開發大城工業區的準備工作,只要時機成熟,就可張開雙臂歡迎國光石化。卓伯源更不忘展現「孔融讓梨」的心胸,他建議,無論從政治面、開發效益或環保生態考量,最適宜的模式是雲林離島工業區留給台塑鋼廠使用,國光石化科技園區則轉移到彰化大城。一個是隨時會出走的民營企業開發計畫,一個是國營事業轉投資的開發計畫。台塑有工業專用港在雲林麥寮,國光石化不管在雲林或在彰化,都必須另建工業專用港。卓伯源的建議,確實符合「政治面」的考量。

國光石化公司方面,則是一會兒想前進彰化,一會兒又說不放棄雲林離島工業區。2007年2月,先傳出有投資股東認為商機已逐漸流失,建廠時間又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進而要求國光石化公司啟動作為備案的彰化大城建廠計畫;甚至有投資股東以「中油不做,我們就要退出投資團隊」作為談判籌碼,令中油迫於形勢而進退兩難;當然,有人把投資股東的動作解讀成為只是為了爭取重新圈選建廠用地的機會,因為股東認為新興區內較好的區位已經被台塑鋼廠拿走了。

對於國光石化將被迫移往彰化,甚至放棄的傳言,國光石化公司雖否認「被迫放棄」的傳言,但不否認彰化大城本來就是備案之一。總經理邱吉雄甚至意有所指的說,除非地方「完全封鎖」,無法做下去,才會考慮到別的地方。至於什麼是「完全封鎖」?邱吉雄說是有民意代表對中油投資國光石化有意見,想以刪除預算來阻擋國光石化公司推動雲林石化科技園區。邱吉雄的說法聽起來怪怪的,如果把中油投資國光石化的預算刪除,國光石化公司就組不成,如何推動石化科技園區計畫?更談不上在哪裡推動?

所謂的「完全封鎖」說,似乎與2006年下半,國民黨立法委員邱毅、林益世質疑中油轉投資國光石化,有掏空國營事業的疑慮有關。立法委員認為未來國光石化計畫完工後,將可能取代中油的市場,加上中油投資國光石化公司的股份未過半,未來不但不受國會監督,經營權還可能落入民股手中。在當時,他們還言之鑿鑿,說國光石化的民股是「親扁」系統,整個投資案帶有高度的政治色彩。四年多後,2011年1月19日,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與與民進黨立委田秋堇、潘孟安、翁金珠召開記者會指出,中油與民股投資的國光石化,生產的製品與中油的重疊性高達60%,子公司規模大於母公司,將使中油失去生存價值。2011年的失去生存價值說基本上與2006年的掏空說相同,所以算是舊聞重提,沒有見報。值得注意的是,國光石化的董事長與總經理都是行政院核定的,在台灣的政黨政治中,只有在野黨會擔心掏空國家資產,執政黨卻是完全不在意。

2007年4月20日,雲林石化科技園區計畫環境說明書第一次審查會,審查結論是「補件後再審」。對於這種結果,國光石化公司很難接受的表示,若無法趕在九月通過,不排除遷往其他地點。國光石化公司表示,雲林離島工業區並非唯一選擇,因為屏東和彰化都有人在積極爭取,甚至中東地區就有三個國家在不停地招手,希望國光石化前往設廠。經濟部的官員還透露,國光石化公司已向經濟部表達不排除放棄雲林離島工業區,並且已經在評估轉到彰化大城設廠的可行性。

言猶在耳。到了10月,邱吉雄又表示,行政院已核定國光石化公司進駐離島工業區,且雲林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已進入環評階段,國光石化公司已經投入大量資金,離島工業區一直是國光石化科技園區計畫的首選。

中央政府方面?2007年3月27日,經濟部長陳瑞隆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台塑鋼廠計畫已經進入環評,國光石化公司的雲林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則還沒有召開環評會議;站在經濟部的立場,當然希望這兩個投資計畫都能順利過關。陳瑞隆強調,彰化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目前還沒有報編,國光石化科技園區計畫根本不可能移往該處,這兩個計畫都只有考慮設在雲林離島工業區。

跨濁水溪,來到彰化

如此,要走不走,要去不去,高來高去的戲碼背後,事實為何?先是國光石化公司董事會於2007年6月27日通過投資彰化縣政府規劃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以彰化大城海埔地作為「雲林石化科技園區計畫」的替代廠址。而後,行政院也於2007年11月30日邀集經建會、環保署、經濟部、中油公司及國光石化公司等單位研商,指示原則支持國光石化赴彰化大城發展。

2008年3月14日,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第164次會議,決議「雲林石化科技園區國光石化廠建廠計畫」應繼續進行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按照國光石化公司先前的講法,一旦確定必須進入二階環評,國光石化公司將立即召開臨時股東會,討論啟動備案。如今,國光石化心中的「噩夢」成真,各種「憤怒」的話隨之出籠;不過,還是不出「出走」與「轉戰彰化大城」。出走的目標,是越南。

幾天之後,總統大選揭曉,再度政黨輪替。率領國民黨重新執政的馬英九,在選前批判民進黨只會拚政治,不懂如何拚經濟,他的「愛台十二項建設」與「六三三」政見吸引了期待經濟復甦的選民。因此,國光石化開始把希望寄望在他們認為比較重視經濟的「新」政府身上。果然,520一過,就傳來令卓伯源振奮的好消息,國光石化將落腳彰化!

2008年6月24日,國光石化公司董事會決定放棄努力多年的雲林離島工業區建廠計畫,轉向彰化大城,並要求政府保證2015年能如期投產,否則股東將撤資。總經理邱吉雄強調,為了爭取彰化大城鄉民支持,未來的環評願主動升級,逕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奇怪的是,不是才因為雲林石化科技園區計畫進入第二階段環評,憤而離開嗎?怎麼現在主動「升級」?依照董事長郭進財的解釋,國光石化決定轉移陣地的主要原因,在於環評延宕、地方反映不熱烈,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後,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才能通過;即使通過了,誰也不敢保證國光石化能夠在2015年投產。其它的理由,還包括離島工業區土地不夠完整,港口測試要花費許多時間等等,最重要的,當然就是大城鄉民非常歡迎國光石化公司前往投資,過去一段時間裡,國光石化公司多次拜會彰化縣政府,彰化縣政府也派員與國光石化公司的投資股東接觸,展現十足的誠意。促成此事的經濟部也在「獲悉」訊息後表示,尊重國光石化公司董事會的決議,願意全力協助國光石化排除投資障礙,並協助爭取國光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列入「國家重大建設計畫」。靜待開花結果的彰化縣政府,果然在一償心願後熱烈表示歡迎,全力協助國光石化公司來彰化建廠。

變天前夕,計畫報院

2008年1月12日,第7屆立法委員選舉結果揭曉,中央執政的民進黨大敗,當選席次僅四分之一,社會強烈預期二個月後的總統大選,必將再度政黨輪替。此時,國光石化轉戰彰化大城的可能性已大增,甚至說已喬定,也不為過。

2008年2月5日,彰化縣政府終於將2006年11月23日審查通過的「先期可行性研究」報告,檢送給經濟部(2008年2月5日府建產字第0970026825A)。彰化縣政府給經濟部的公函指出,經綜合評估結果,大城海埔地具備優勢競爭條件,且擬投資廠商意願明確,報編開發具有高度可行性,請經濟部將「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提報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以利後續工業區報編作業。

彰化縣政府何以拖延那麼久才提報?應該與當時「國土復育策略暨行動復育計畫」、「國土復育條例(草案)」及「台灣沿海地區自然環境保護計畫」等有關,特別是與當時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投資大城工業區報編作業費的附帶條件有關。

2008年3月18日,經濟部將彰化縣政府推動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提報行政院,並建請行政院同意納入「國家重大建設計畫」(經工字第09700019900)。

至於大城工業區第二階段報編作業所需費用何時可以到位?經濟部工業局先於2008年2月22日(工地字第09700156040號)以「彰化縣政府曾經於2007年4月2日表示,投資廠商願意『無償、全額』負擔第二階段報編作業費」為由,不再需要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繼續投資,請彰化縣政府本於權責,繼續辦理後續報編作業。也就是說,彰化縣政府既然「表示」第二階段報編作業費已經有著落,那中央就無庸再繼續提供借貸。

為此,彰化縣政府於2008年2月26日(府建字第0970036663號)回函解釋,2007年4月2日府建字第0960063159號函所稱「已洽得旗艦廠商表示願意無償、全額負擔第二階段工業區報編作業費5,950萬2,000元」,經與主計及法制單位研商後,發現廠商願意負擔的報編作業費,受限於公務機關體制,並無相關規定可以收受及支應。因此,還是希望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繼續投資。

經濟部於4月7日(工地字第09700163580號)函請彰化縣政府提報第二階段工業區報編作業費的工作計畫書。彰化縣政府很快地把工作計畫書呈給經濟部(2008年4月10日府建字第0970072787號),經濟部也很快地在2008年5月15日同意繼續投資第二階段報編作業,並請彰化縣政府儘速依「工業區委託申請編定開發租售及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甄選公民營事業籌措資金辦理相關作業,並於甄選出公民營事業後,將經濟部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參與投資的報編作業費加計投資報酬予以繳還(工地字第09700350730號)。

由於時序上,已確定政黨輪替。針對經濟部提報「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列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行政院秘書長於2008年5月14日,以院臺經字第0970017669號函復經濟部表示,由於內閣即將改組,列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茲事體大,宜依未來國家整體發展規劃審視後再行報院。這是民進黨政府下台前六天所做的最後裁示,大城工業區的報編作業完全移交給即將接手的國民黨決定。

二體合一,新閣核定

政府交接之後,國光石化公司於5月26日(國石化字第097050000011號)函請彰化縣政府同意由國光石化公司以興辦工業人身分申請工業區報編及開發計畫。隨後,經濟部工業局於6月11日(工地字第09700413480號)函請彰化縣政府,就國光石化公司願意擔任興辦工業人部分,趕緊與國光石化公司協調,確認申請報編主體及工業區名稱,再依程序送經濟部,以便繼續辦理「國家重大建設計畫」報院的認定作業。

2008年9月16日,彰化縣政府同意國光石化公司依《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規定,以興辦工業人身分申請大城工業區報編及石化科技園區開發。10月14日,經濟部函請行政院同意將彰化縣政府推動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及國光石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提「彰化大城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合併為「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並列為國家重大計畫(經工字第09702614150號)。11月13日,行政院以院臺經字第0970050235 號函同意。

從此,「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被核定列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國光石化公司則以興辦工業人身分辦理「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的報編及開發,成為「彰化大城石化科技園區」的開發單位,並為「大城工業區」的報編申請人。至於「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所需要的工業專用港,則由經濟部工業局循法定程序申請設置,並將「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工業專用港開發計畫」提報環境影響評估。

綠營在野,態度如何

國光石化計畫,或其前身八輕計畫,雖開始於國民黨執政時期,現在為國民黨政府所接受,並核定為國家重大計畫。回顧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推動國光石化用「不遺餘力」來形容,應不為過。八輕計畫更名為「石化科技園區計畫」,將主導權由國營的中油公司轉為官民合股的國光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都是民進黨執政時期所主導。民進黨在野後,對於八輕計畫的態度如何?是遲早必須面對的問題。

2010年7月25日台塑六輕廠發生火災,除了燒出工安的問題,也燒出產業政策的爭議,加上國光石化的爭議逐漸成為熱門話題,是民進黨面對問題的時刻了。7月28日,民進黨第十四屆第一次中常會請來雲林縣從政黨員同志蘇治芬縣長報告六輕大火案,民進黨是否反對八輕計畫的敏感神經終於在會議中挑起。也跟八輕有過一段接觸經驗的行政院前院長謝長廷就在中常會上提案建議,黨中央必須以負責任的心態,讓民眾知道民進黨對於國光石化是「持反對意見」。謝長廷強調,既然在野了,面對生態課題,就應當有反省能力,針對過去問題進行檢討。對於台灣是否應該繼續發展石化產業,民進黨有必要將此列入十年政綱,讓公共政策走向理性辯論。

在彙整中常委意見後,黨主席蔡英文作出裁示:「國光八輕雖經過民進黨執政時期的推動,但我們從不認為它的經濟價值應該高過環境生態的永續。作為一個有反省能力的政黨,面對包括環境意識抬頭、氣候變遷和世界潮流等主客觀條件變化,我們應該回歸黨綱的基本價值,即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的原則,選擇站在環境永續的那一邊。這樣的態度不是製造社會對立,也絕不是政治對抗,而是面對問題,為台灣的未來選擇正確的路。…台灣社會應該共同面對這個嚴肅議題,充分討論。民進黨也將在近期內負責任地提出政策報告,進一步釐清國光石化設廠的利弊,清楚地向人民說明本黨的價值主張。」蔡英文進一步呼籲馬政府:(1)停止對「白海豚棲地公益信託」的行政刁難;(2)停止對六輕擴建及八輕建廠環評的政治干預;(3)在脫掉西裝之外,提出真正能落實節能減碳的產業政策,不再以犧牲生態與生活品質來換取GDP成長。

還是看不到「反對」兩個字。怪不得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在會議後轉述蔡英文裁示時,一度脫口說出「民進黨承認錯誤」,竟引來蔡英文的親自澄清。蔡英文強調,國光石化雖然是扁政府的政策,但民進黨從不認為「它的經濟價值應該高過環境生態的永續」。

這種避重就輕的裁示,與1994-1995年間,民進黨處理濱南案的態度是完全相同的。

1994年11月2日,環保團體代表在台灣環保聯盟創會會長施信民帶隊下,拜會民進黨中央黨部,希望民進黨能基於黨綱的環境保護宣示,表達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的立場。在環保團體的期待下,民進黨花了四個月的時間,於1995年3月14日發表《台南縣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瞭解報告》,建議民進黨政策中心與環保團體合作邀請學者專家組成審查小組,儘速審查開發單位的環評報告並提出意見,作為黨中央與立委發言的參考。一個禮拜後,3月22日,民進黨第六屆中常會第三十二次會議作成兩項決議:(1)重申本黨黨綱「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2)責成本黨立院黨團加強對本案的關注與監督,一方面在立法院要求經濟部、環保署、農委會等相關機關說明本案,另一方面舉辦系列公聽會,邀請主管官署、業主代表、專家學者、環保團體、居民代表、台南縣府等,就本案作詳盡的討論,嚴加把關,並將相關決議函文通知台南縣長陳唐山。

從此之後,「民進黨」三個字會成為反七輕運動的痛,「民進黨的態度如何?」「民進黨過去反五輕、反六輕,現在為什麼不反七輕?」成為兩個最常被詢問的問題。民進黨當時會如此處理,當然是反映了地方上的分裂狀態,縣長陳唐山是傾向支持濱南案,而立委蘇煥智則是反對運動的領導者。基於現實的政治實力原則,黨中央選擇了緘默,不出面干預,如此一來,卻讓黨綱所揭示的生態原則淪為空洞的宣示,而不再是指導行動的價值目標。無怪乎,2000年執政以來,面對環境議題竟然落得進退失據、兩頭落空。民進黨要再度執政,只有重塑黨綱生態原則的價值,才不會再蹈覆轍。

既為政績,何必牽拖

在國光石化計畫在引爆爭議後,不僅民進黨中央得面對曾經推動八輕的質疑,在彰化地方政壇及坊間,也不斷出現「國光石化計畫是翁金珠爭取」的說法。

國民黨的卓伯源與民進黨的翁金珠在2005年、2009年的縣長選舉兩度對壘。卓伯源第一次贏十萬票,第二次贏了七萬多票,兩人在彰化政壇上算是冤家路窄。儘管兩人有藍綠政黨的屬性差異,但競選期間面對環境議題的態度卻不是那麼壁壘分明。2009年縣長選舉期間,檯面上的環境議題是中科四期二林基地案,而不是國光石化。競選連任的卓伯源將中科四期當作他「招商有成」的政績,並在選舉過程中不斷地強調、放送。中科四期主要涉及兩項爭議,第一是廢水排放,第二是強制徵收土地。按照中科四期開發計畫,基地廢水原先是規劃排放到彰化縣境內的舊濁水溪流域,引發芳苑、福興養殖業的反彈。等到地方民眾開始走上街頭,自救會北上抗議,卓伯源才趕緊表示,自己也是反對廢水排放在縣內。

至於二林相思寮居民的反對土地徵收,卓伯源就始終不願意面對,使得民眾氣得大罵他是來「倒」垃圾。在翁金珠陣營,面對卓伯源將中科四期當成政績宣傳,一開始她只是冷冷回應,計畫都還沒有定案,不能算數。等到反廢水的地方勢力浮現,她也跟著採取反對廢水在縣內排放的立場。對於最關鍵的二林基地與土地徵收問題,翁金珠的主張是交付公投,讓人民決定。這樣的態度讓反對者為之氣結,他們覺得翁金珠沒有政治擔當。也許是因為「科學園區」四個字的緣故,「乾淨整潔」與「科技新貴」的外表已深烙民心,讓政治人物在檯面上有「反對不得」的壓力。

2009年底,國光石化仍不是那麼受矚目。因此,當卓伯源陣營大肆宣傳成功爭取國光石化政績時,就有幕僚建議翁金珠站出來反對,但是她還是端出公投牌來應對。沒有想到,過了半年,當國光石化激起國人關注,且反對聲浪越來越大之後,連任成功的卓伯源卻從原先的大力背書轉向靜默,他的說法是,「環評通過就支持,不通過就不支持」,十足官場空話一句。競選失敗的翁金珠則是逐漸轉向反對立場,後來更多次動員參與遊行抗爭。這時,國光石化在彰化政壇已經從資產轉化為負債,到底是誰引進了國光石化成為政治口水戰的焦點。

2010年10月15日,彰化縣民進黨籍議員洪宗熠因不滿縣政府一再說國光石化是前縣長翁金珠引進來的,在縣議會播放質詢影片,證明國光石化其實是卓伯源爭取來的。卓伯源在答詢時表示,前縣長翁金珠規劃大城工業區開發計畫,確實是要發展石化產業,並經過行政院長核定第一階段的報編作業費,換他當縣長後,中央不肯給國民黨籍縣長經費,要彰化縣自行找廠商無償負擔工業區報編作業費,縣政府評估開發大城工業區,可繁榮地方、亦可促進就業,才找廠商出錢辦理報編。卓伯源進一步反批「不能換了位子就帶頭抗爭,反覆不定將不被民眾認同」。12月14日,國光石化聽證會中,大城鄉前鄉長許木棧就點名,指責翁金珠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許木棧說,國光石化計畫是彰化縣前縣長翁金珠任內爭取的。

一直受到困擾的翁金珠,在聽證會後澄清表示,她擔任彰化縣長時,為了促進地方發展,向行政院提出「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申請編定計畫」,中央投資了1,500萬進行評估。當時並不是要爭取國光石化,而是希望引進高科技產業及二次鋼品廠。翁金珠進一步表示,彰化縣政府如果一再誤導,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

2011年1月18日,翁金珠召開記者會,再度強調她擔任彰化縣長時,只是爭取開發大城工業區,後來確認不適合推動煉鋼、石化等基礎產業後,便轉而朝向低汙染工業進行規劃。翁金珠還拿出卓伯源2009年競選連任的文宣,證明國光石化是卓伯源接任彰化縣長後,積極引進的。翁金珠要求卓伯源敢作敢當,不要遇到爭議,就「牽拖」給她。卓伯源的文宣引用經濟日報2008年6月25日的報導標題「國光石化 落腳彰化 投資額逾6,000億元」、「爭取列重大投資案,願主動升級較嚴苛的二階環評,七年後投產」及報導內容,還用紅筆畫出彰化縣政府表示歡迎,並將全力協助等重點。

比對官方文書資料及媒體報導,誰的說法有所本,應該很清楚。雖有人戲稱,二者之差,一個是爭取「未遂」,一個是爭取「成功」,但翁金珠還是否認她曾經有過爭取國光石化,「未遂」兩字太沉重。

國光石化,到底啥米

依照2009年國光石化公司提送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第四章第4-1頁及第五章第5-1~5.5頁所載。國光石化的計畫規模、計畫區位、工業區編定範圍與開發範圍如下:(一)計畫規模:擬分二期開發,第一期設置包括二座日煉15萬桶原油的煉油廠、一座年產120萬噸乙烯的輕油裂解廠、一座年產150萬噸的芳香烴廠及23座石化中下游工廠;第二期則設置一座日煉15萬桶原油的煉油廠、一座年產120萬噸乙烯的輕油裂解廠、1 座年產130萬噸的芳香烴廠及18座石化中下游工廠。第一期開發預計於2015年12月完工,第二期開發則預計於2023年至2024年底陸續完工。(二)計畫區位:計畫區位於彰化縣境內西南隅的海岸地區,即濁水溪口以北至大城、芳苑鄉界間的大城海堤外現有浮覆海埔地及其外圍海域。(三)編定範圍:計畫申請編定範圍包括工業區、工業專用港、港域及其鄰近水域,面積共約4,176.16公頃。(四)開發範圍:扣除申請編定範圍內的港域及其鄰近水域,開發範圍包括工業區約2,111.48公頃,工業專用港陸域面積約131公頃,合計共約2,242.48 公頃。

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國光石化公司提出來的「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初稿」顯示,計畫規模不變、計畫區位北移、編定範圍及開發範圍都增加了不少。異動情形如表。

投資障礙,橡皮圖章

既然被列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接下來就得面對常被業者與政府視為投資障礙的環境影響評估。業者及財經媒體,一如過去,就是先把環評審查批判一番,認為環評審查漫無標準、環評委員無限上綱,已成為民間投資的最大障礙。業者代表呼籲政府,應該正視環評對民間投資的影響,如果投資障礙不解決,國光石化勢必再度跳票。

在業者與媒體呼籲下,行政院於2008年12月24日邀集國光石化公司、彰化縣政府、環保署、內政部及經濟部等召開跨部會會議,決定國光石化計畫採取環評預審制度,由環保署先行與開發業者溝通,避免進入環評實質審查階段後,一再被退件,延宕推動時程。會議召集人行政院政務委員朱雲鵬指出,預審制度是先行溝通,排除環評障礙,但環評委員是獨立自主的,並不代表未來環評就一定過關。

什麼是「環評預審」?早在2005年9月,經濟部工業局曾經針對台塑鋼廠計畫邀請專家學者組成審查團,就台塑鋼廠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進行預審,同時提出需要補救和加強的地方,讓開發業者可以及早補強,並修正說明書。

透過體制外的及早補救,縮短體制內的程序與負擔,以前就是如此,而且是一種「常識」。即使政府不主動做,開發業者也可以自己做。進場前,先找人幫你把服裝儀容整理乾淨,進場後,不僅可以給裁判較好的印象,觀眾也會比較喜歡,過關的機會當然比較高。

如果開發計畫本來就有問題,如果開發業者有恃無恐、心態草率的準備環評資料,要裁判沒意見,要觀眾沒意見,恐怕越來越困難。業者不檢討自己,硬要把問題歸給裁判,歸給觀眾,唯一的寄望就是裁判後面的裁判。

過去環評審查常被譏笑批評是橡皮圖章,歷經20幾年的考驗,環評審查要不要再繼續被看成橡皮圖章,或者繼續被當作投資障礙,環評委員有責任,執政者更有責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