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黑面琵鷺的鄉愁

雀屏中選 粉墨上台 1993-1994

位於西南沿海的七股鄉跟台灣其他沿海的鄉鎮一樣,在人口外流與老化的陰影下,如何開發地方,增加工作機會,啟動地方繁榮,一直是大家關注的議題!

就在台塑六輕落腳在雲林麥寮後不久,大企業家們又挽起袖子,開始尋覓另一隻可以為他們下蛋的母雞…

七股,這個擁有許多公有海岸土地、潟湖與台鹽土地,開發條件比雲林麥寮好很多的漁鄉,雀屏中選,讓這個原本默默無名的漁鄉,從此登上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爭議的舞台……

一、財團看上眼了

故事是從事鋼鐵業的燁隆集團開啟的。

1993年6月10日,燁隆集團向經濟部工業局提出一個投資金額1,120億元的「鋼鐵城」計畫,計畫興建年產粗鋼量約650萬公噸的精緻一貫作業煉鋼廠,用地面積需求1,000公頃,並相中「七股工業區」作為開發計畫的用地。

「七股工業區開發計畫」的預定用地位於曾文溪河口北岸,是一塊面積約827公頃的河川浮覆地(即河川新生地)。開發計畫是台南縣政府於1987年主導推動,原計畫內容除了這塊河川新生地外,還包括整片七股潟湖、沙洲及附近漁塭,然因投資金額過高、風險太大,遭退件後才提出變更案,並於1991年9月30日正式向內政部提出申請編定為工業區用地。由於工業區預定用地是世界稀有的黑面琵鷺度冬區,使得七股工業區開發計畫備受國際保育團體矚目,1992年11月29日在黑面琵鷺棲息地發現520多顆廢彈殼,估計至少有20隻黑面琵鷺受傷,為七股工業區開發計畫埋下極大的變數。

在燁隆集團準備推動鋼鐵城計畫的同時,東帝士集團也於6月30日宣布:因發現台塑六輕投資計畫,未把香烴工廠所需用的原料列入規劃生產範圍,將計畫投資870億元興建煉油廠和化纖原料等相關的石化工廠。

9月27日,東帝士集團由所屬的東展興業公司提出石化綜合廠投資計畫,準備結合10餘家石化廠商,在台南縣七股鹽場投資1,500億元興建煉油廠及輕油裂解廠相關工廠。當時的經濟部長江丙坤隨後就在10月29日邀請工業局局長王覺民、副局長潘丁白、國有財產局局長劉金標、台鹽總經理余光華、東帝士董事長陳由豪、台塑總經理王金樹等會商東帝士集團的投資計畫,原則同意東帝士集團依照《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有關規定,申請將台鹽總廠七股鹽場1,500公頃的土地報編為工業區後開發使用。

而起步較早的燁隆集團鋼鐵城計畫,卻因七股工業區用地預定地內的黑面琵鷺保育問題,遲遲無法定案,當年的10月底,便傳出燁隆集團準備將千億元的鋼鐵城計畫遷到東帝士集團計畫興建煉油廠及輕油裂解廠的用地隔壁。

1993年11月29日,爭議多年的七股工業區開發計畫被環保署第三度駁回,其中,最為關鍵的理由還是黑面琵鷺棲息與保育問題。

在燁隆集團鋼鐵城計畫被迫北遷之後,兩大財團的建廠用地問題馬上浮出檯面,加上東帝士集團計畫的用地位置與台鹽公司預定開發的新鹽灘相衝突,使得工業局不得不快馬加鞭在1994年1月15日邀集兩個財團與台鹽公司進行協調,達成共存共榮的共識,且不排除以填海造地方式,解決雙方建廠用地重疊的問題。

在這樣的共識下,4月14日,工業局召開協調會,協調開發單位的用地面積與分配,並同意由東帝士優先選定北方區位。協調後的廠區面積為2,367公頃(東帝士集團獲配1,331公頃,燁隆集團獲配1,036公頃),港區面積640公頃,合計3,007公頃;其中,使用鹽田面積為370公頃、沙洲潟湖面積為1,580公頃、海域面積為1,057公頃。

8月9日,工業局函示開發單位申請編定工業區的範圍,並同意由開發單位依據《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23條規定辦理報編事宜,將七股鹽廠土地報編為工業用地。至於核定申請報編的範圍,相較於4月14日的協調結果,總面積多出了700多公頃,廠區面積維持2,367公頃,港區面積增加為1,406公頃,合計3,773公頃;其中,使用鹽田面積為370公頃、沙洲潟湖面積為1,455公頃(全部納入報編範圍)、海域面積為1,948公頃。

二、反對聲浪開始

就在建廠用地爭議底定,開發單位各有所得,開始編撰環境影響說明書的時候,兩大集團聯手開發案經過媒體披露,逐漸在台南地區傳開來。

時值母喪期的蘇煥智,從報紙上看到這兩大集團的開發案,當時的感受就如他在《黑面琵鷺的鄉愁-序》中所談的心路歷程:

小時候,我家位於鹽田、魚塭、農田交錯的地方,這是嘉南平原西濱七股鄉的一個小聚落。那時候,我喜歡清晨起床爬到「塭岸頂」,遠眺著七股鹽場雪白的鹽山在朝陽與藍天中閃耀著光輝,我也喜歡在涼風徐徐的下午時分,到水路去摸魚蝦,捉蟹、貝,摸蜊仔兼洗褲。

濱南工業區興建的位置,距離我的老家直接距離,不到四公里,而我摸魚蝦的「水路」就直接銜接到「七股潟湖」。試想,當清晨起來,藍天、鹽山 、水鳥群飛,換成濛濛地幾十隻大煙囪與燃燒的火炬,真是情何以堪;偶而在午夜夢迴驚醒時,我的內心猶如遭到「強盜拚庄」之痛!

故鄉啊!故鄉!難道這一片美麗的土地就這樣淪為貪焚與無知的祭品嗎?

1994年5月13日,蘇煥智邀請產官學界在立法院第十會議室召開「七輕、燁隆七股開發案公聽會」,發聲反對兩大財團開發案。

反對開發案的聲浪開始一波接一波…….

(一)南部教授  捍衛台灣海岸

1994年8月21日,由南台灣教授群組成,以保護海岸,反對工業污染為訴求的「台灣海岸保護協會」在台南縣佳里鎮北門高中禮堂舉行成立大會,由成功大學統計系黃銘欽教授擔任召集人。

也是七股人的黃銘欽認為:台灣原有潔淨的海岸因一味地開發已被破壞得面目全非,整個西南海岸就只剩下七股海岸較為乾淨,若兩個財團到七股海岸來興建鋼鐵廠與化工廠,勢必讓天然又美麗的海岸蒙塵。

9 月9日,黃銘欽率領台灣海岸保護協會成員前往台南縣政府靜坐,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財團開發工業區設立七輕與鋼鐵城的立場,並當場陳列東帝士集團旗下設立在山上鄉與新市鄉的東展實業與東雲紡織數年來污染當地環境的圖片,展現學者投入社會關懷的行動力。

 

(二)反對污染  宣誓抗爭決心

1994年9月11日,繼台灣海岸保護協會之後,在王幸男先生(現任立法委員)總策劃下,以「反對七輕與鋼鐵城開發計畫,並爭取在七股設立高科技工業園區,鼓勵把七股開發為國家公園」作為訴求的「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在七股鄉頂山村漁民活動中心宣佈成立,由陳朝來先生擔任會長。

為了表達反對七輕與煉鋼廠的決心,成立會當天,並由陳朝來帶領與會的三百餘名鄉民,集體宣誓「為著區域的生存,願意奉獻心血,絕對不和財團掛勾,抗爭到底」。

9月12日,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發動民眾前往台南縣政府面見陳唐山縣長,反對東帝士、燁隆到七股沿海地區設立高污染的七輕與大煉鋼廠。

(三)搶救濕地  成立行動聯盟

為了串連民間團體的力量,1994年9月30日上午十時於立法院群賢樓九樓大禮堂,在成功大學黃銘欽教授、李輝煌教授、水產試驗所台南分所林明男博士、台灣大學化工系施信民教授、物理系張國龍教授與立法委員蘇煥智共同主持下,來自全國各地關心台南縣七股海岸濕地命運的團體代表與學者專家,包括台灣海岸保護協會、台灣教授協會、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台灣環保聯盟等,宣佈成立「反七輕、反大煉鋼廠行動聯盟」,並推舉林明男博士為南區總召集人、施信民教授為北區總召集人,以「保護台南沿海的濕地自然資源,防止高污染工業填海設廠,要求規劃能維持永續環境的農、漁、鹽、水產業等自然觀光休閒產業,並設立全國第一座國家級的濕地自然公園」為工作目標。

反七輕、反大煉鋼廠行動聯盟成立後,擴大結合生態保育聯盟各加盟團體,成為反七輕、反大煉鋼廠搶救濕地聯盟,搶救濕地聯盟發起全國性聯署,到1994年10月15日止,總計收回1,500份聲援連署書,使得反七輕、反大煉鋼廠成為全國環保團體關注的議題。

(四)拍攝影片  宣傳西濱之美

「把這個屬於台灣人尋根的發祥地-七股潟湖、沙洲、濕地,以及這塊土地上豐富的自然、人文資源、特殊的鹽田、養殖漁業風貌等,利用影音記錄下來,留給後人永恆的印象。」-這是1994年10月26日蘇秋女士(巨濤視聽製作傳播有限公司製作人,蘇煥智的姑姑)受蘇煥智邀請走訪七股潟湖後浮出腦中的構想。

1995年1月6日,這個構想終於化為行動,由愛鄉文教基金會與蘇煥智國會辦公室共同委託巨濤視聽製作傳播有限公司拍攝一部以「西濱之美」為主題的記錄片。

1995年2月4日,「西濱之美」正式開鏡,3月13日完成母帶,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拍攝期間,工作群前後進出七股四次。據蘇秋女士表示:為了拍攝黑面琵鷺起飛的畫面,攝影師就連續在棲息地附近守了七個工作天。

1995年3月15日,這部長達54分鐘、記錄了台江內海歷史與地理變遷、七股潟湖與沙洲生態景觀、七股沿海漁業資源、人文與宗教資產、鹽田風貌的「西濱之美」終於問世!

而後,巨濤視聽製作傳播有限公司應蘇煥智請託,走訪拍攝高雄林園、大社、後勁、山上一帶居民因五輕、東展(東帝士關係企業)石化污染的受害情形,並將「西濱之美」與反七輕、反大煉鋼廠抗議活動記錄畫面剪接成「西濱命運的抉擇」記錄片,該記錄片於1995年3月22日完成。

這是第一部完整記錄七股一帶歷史、人文、生態與產業風貌的記錄片!蘇秋女士在日記裡寫著:看著煥智在沙洲上,光著腳、挽起褲管跑上跑下,他像個孩童,不是政治人物、更不是政客,看著他對鄉土的熱情,對這片土地的執著,我這個當姑姑的,為他作這麼點事,算什麼呢?

(五)辦說明會  闡述環保理念

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反七輕、反大煉鋼廠行動聯盟、台灣海岸保護協會等團體為了讓七股鄉民了解石化工廠與煉鋼廠設立後污染環境的後遺症,從1994年10月起連續到各村落舉辦十一場的反七輕說明會:10月8 日在頂山村代天府、9日在篤加村文衡殿、10日在中寮村天后宮、15日十份村聖護宮、16日在三股村龍德宮、22日在竹橋村慶善宮、23日在佳里鎮新生路、24日在西寮村西興宮、25日在龍山村長壽俱樂部、30日在將軍鄉青鯤鯓朝天宮、31日在將軍鄉馬沙溝大廟前。

(六)訪民進黨  熱臉碰軟釘子

為了挽救台南西南沿海珍貴的海岸濕地,包括主婦聯盟、中華鳥會、台北鳥會、關懷生命協會、新環境基金會、台灣環保聯盟、台灣教授協會與綠色行動綱領等團體代表,在台灣大學化工系施信民教授帶隊下,於1994年11月2日拜會民主進步黨中央黨部,除了就黨籍的的陳唐山縣長在本案中曖昧不明的立場向民進黨黨中央表示失望外,也希望民進黨能基於該黨黨綱的環境保護宣示,將此議題排入中常會,認真思考這個開發案的影響與嚴重性。

負責接見的副秘書長邱義仁與社會運動部主任賀端蕃,在環保團體提出五項訴求後,雖然勉強答應將該案排入當天下午的中常會議程,至於是否表達贊成或反對的立場,則是交給組織部與社運部研究,再視研究結果而定。

經過四個月的調查與研究,由民進黨社運部賀端蕃與林宜瑾署名的《台南縣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瞭解報告》,終於在1995年3月14日發表。

該報告建議民進黨政策中心與環保團體合作邀請學者專家組成審查小組,儘速審查開發單位所提出的報告,提出意見,作為黨中央與立委發言的參考。

3月22日,民進黨第六屆中常會第三十二次會議中作了兩點決議:1.重申本黨黨綱「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2.責成本黨立院黨團加強對本案的關注與監督,一方面在立法院要求經濟部、環保署、農委會等相關機關說明本案,另一方面舉辦系列公聽會,邀請主管官署、業主代表、專家學者、環保團體、居民代表、台南縣府…….等,就本案作詳盡的討論,嚴加把關,並將相關決議函文通知台南縣長陳唐山。

3月30日民進黨中央依第六屆中常會第三十二次會決議,行文(中社字第95009號)給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副本給台南縣縣長陳唐山先生,要求加強對台南縣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的關注與監督。

有誰能逆料,在這個決議文之後,「民進黨」三個字會成為反七輕運動的痛,因為「民進黨的態度如何?」「民進黨過去反五輕、反六輕,現在為什麼不反七輕?」成為兩個最常被詢問的問題!

三、開發計畫成形

就在反對七輕與大煉鋼廠開發計畫的聲浪一波又一波湧現的同時,兩個開發單位推動開發計畫的決心絲毫沒有受到影響,1994年8月24日下午,燁隆總經理郭炎土、東帝士副總經理黃丙喜率領兩個企業的幹部與環評工程顧問公司,前往台南縣政府向陳唐山縣長與縣府各相關單位主管簡報開發案。

1994年8月31日,東帝士副總經理黃丙喜對外指出,東帝士已與燁隆達成共識,將兩個公司的投資案合併訂名為《濱南工業區綜合開發計畫》(以下簡稱為《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或《濱南案》或《本案》)。

1994年9月12日,東帝士與燁隆兩個開發單位低調地在台南縣佳里鎮成立「濱南工業區聯合開發籌備辦公室」,由燁隆集團專任顧問郭绲麟先生擔任辦公室發言人,負責地方的溝通協調工作。

1994年12月5日,《環境影響評估法》即將公告實施前夕,醞釀了近18個月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可行性規劃報告》及《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說明書》,終於由東帝士與燁隆集團以興辦工業人名義送交台南縣政府、省政府及經濟部工業局轉環保署審查。

台南縣政府也在接到最後一批申請說明書後,於12月20日公布《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可行性規劃報告》及《環境說明書》審查進度,預訂1995年一月中旬由業者簡報、會勘廠址,二月中召開公聽會,三月進行審查決議是否通過送交省政府。

至此,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的內容終於全貌呈現!

濱南工業區預定設於台南縣七股鄉,位置在新山寮及西寮村以西,青鯤鯓村以南。包含東帝士七輕煉油廠、相關石化廠共31座工廠及燁隆精緻一貫作業鋼廠兩個開發案,廠區面積為2,367公頃,外加一個面積為1,406公頃的工業專用港及發電廠,總計面積為3,773公頃,其中,使用鹽田面積為370公頃,沙洲潟湖為1,455公頃,海域面積為1,948公頃;廠址所在地為七股潟湖、魚塭、台鹽鹽田與部份海域,開發單位計畫從海底抽沙來墊高廠區基地。

工業專用港位於七股鹽場西側網子寮沙洲外海,將軍溪以南、七股溪以北間。港區水域542公頃,北防波堤3,260公尺,南防波堤約692公尺,港口開口朝西南,有效寬度500公尺,航道長約1,800公尺,寬度450公尺以上,航道水深21公尺,規劃碼頭船席30席,石化廠與煉鋼廠各15席。

開發單位宣稱: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的總投資金額超過4,300億(東帝士部份為3,200億、燁隆部份為1,140億),營運後,東帝士七輕煉油廠及相關石化廠每年可提煉1,800萬噸的原油,年產181.6萬噸的芳香烴、159.8萬噸的烯烴石化原料;燁隆煉鋼廠每年可生產701萬噸的各類鋼品。所帶來的投資效益,在石化廠方面,年產值為2,051億,提供17,156個就業機會;在煉鋼廠部份,年產值為985億,提供18,572個就業機會。

在東帝士集團(大東亞石油化學股份有限公司)的開發計畫中並沒有「七輕」這兩個字,但因為東帝士的石化綜合廠計畫內擁有繼中油(五輕)與台塑(六輕)之後,國內的第七座輕油裂解廠,為了便於稱呼,以及讓一般大眾了解,所以就冠上了「七輕」,甚至把東帝士的石化綜合廠計畫簡稱為「七輕」。事實上,東帝士的石化綜合廠並不只是一座輕油裂解廠而已,而是包括了煉油廠、芳香烴廠、烯烴廠,以及中下游石化產品工廠共計31座。

至於燁隆的一貫作業煉鋼廠則是以鐵礦砂、煤礦為原料,經燒結、煉焦過程而成燒結礦及焦碳,再加入石灰石,注入高爐鍛燒成鐵水,然後將鐵水添入合金礦(錳礦、矽礦)、廢鐵經轉爐精煉成鋼液,並將鋼液經連續鑄造機澆鑄成扁鋼胚或大鋼胚;其中,大鋼胚可再軋延成為小鋼胚,扁鋼胚則經鋼板工廠或熱軋工廠產製成為鋼板、熱軋粗鋼等,而小鋼胚則再經棒材工廠或線材工廠產製成為棒材或線材。所以,它不只是一家工廠,而是包括了三座轉爐(高爐)、燒結廠、煉焦廠、燒石灰工廠與系列的大型軋鋼廠等。

開發計畫的內容經過幾年的折衝後,依據2006年1月19日環保署公告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定稿本顯示:開發的面積縮小為1,732.05公頃,其中,東帝士的石化綜合廠佔564.14公頃、燁隆的一貫作業煉鋼廠佔558.62公頃、工業專用港範圍約609.29公頃。總投資金額也調降為3,094億,其中,東帝士的石化綜合廠投資金額降為1,954億、燁隆的一貫作業煉鋼廠則維持1,140億。可提供的就業機會則縮減為12,000個,至於施工期間可產生的波及效果、工作機會、間接稅,及營運期間營運期間的產值可帶動的相關產業就業機會、間接稅等,則「略為減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