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臨門家族重生的故事

霧峰鄉中喬社區:彼岸造屋,乾坤朗照

驀然回顧一九八六年,失婚不久的蔡淑雲,在霧峰「中喬社區」覓得安身立命的居所,不僅僅是撫育分別才六、七歲至十來歲四名子女的溫馨家園,也是她施展理想的事務所,母子在這裡創造了生命中最豐盈的共同記憶。十餘年韶光流轉,長女已有了幸福歸宿,長子、次女、么兒也先後完成大學教育,光耀門楣的歷程,門裡門外有著單親媽媽的堅毅歲月,蔡淑雲雙肩挑過甜蜜的重擔。

         無情的強震改寫了蔡淑雲的家族史,當年才從台中師院畢業的二女吳純瑜,在這場天災中失去了年輕的性命。

         舉家不得不離開這個傷心地,移居大里市,借住友人辦公室。長女和女婿聯袂回來陪母親,一起度過憂戚時光;前後約莫半年,就寢時,手足和母親共五人,一室同眠,骨肉親情最最深刻的存在無需言傳,這般濃烈、前所未有的撫慰之情,盡在呼吸吐納中傳達無間。

         喪女之慟和家園再造之憂,交相煎熬,蔡淑雲體重驟減了十五公斤。約莫四年之久,心境仍未全然撥雲見日,每當她從大里驅車準備前往南投,可是途中一想起必須經過霧峰,她駭怕看見舊時地,往往又從草湖橋畔掉頭折返。

         然而,為了重建,「在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的信念從內心升起,鼓動蔡淑雲的勇氣,回到霧峰,回到只剩下家園遺痕的舊時地,收拾紛亂的心情,重新出發。

         長此以往,把「自掃門前雪」合理化了的台灣社會,當急公好義的人出現在自己的生活圈,反而感到不可思議,更可悲的是,竟然合理懷疑只問耕耘的有心人──到底拿了什麼好處?

         為社區住戶奔波的過程,黑函和莫須有的不實指控此起彼落,無情的悶棍棒棒擊中蔡淑雲受創未癒的心靈。吳滄洲目睹母親為更新會全心力地付出,卻遭受無謂的流言和誤解波及,也目睹了幸好更新會監事林俐如始終不離不棄、不怨不悔地守住工作崗位,令初出社會的吳滄洲感悟了人性的黑暗面和光明面,他及時寫就〈給中喬住戶的公開信〉,為母親、更為社區仗義執言。

         依照慣例,理事長必須在動土典禮上台致詞,蔡淑雲知道這件事,趕緊囑咐吳滄洲擬妥講稿,反覆練習了不下五十遍,並且在家人面前模擬即席致詞的情景;她心中非常慌張,很想臨陣脫逃,心緒的某個角落流靈出A型巨蟹座的特質,其實更映現了家中遭受變故的憂鬱情結並未全然淡化。天性開朗如她,在人群面前變得怯生生,而與以往的剛強形象判若兩人。

         荒疏的礫土冒出新芽,蔡淑雲走出陰霾,她自我省視,一語道破以往剛強的自己是環境造成的,足見熠熠母儀鍛造了她一身能屈能伸、剛柔並濟的風骨,承擔了家庭、重建責任,渡越人生激流。

         寄語蔡理事長:「不要做孤松,要做寒梅。松樹枝幹結實,承載一層層積雪,超出負荷而不自覺,直到斷了枝幹;梅樹枝幹頗有彈性,瀟灑地抖落風雪,綻放一樹華麗笑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