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臨門家族重生的故事

霧峰鄉省府寶座:甘蔗嫂的人生習題

張絲生於農家,昔時男子才有「讀冊命」,再說三甲多的田地,非常需要人手,她七歲就懂得下田插秧、鋤草、割稻,分擔繁重的農務。國中畢業那年,父親辭世,她放棄升學,帶了兩套衣服就到台化公司的紡織廠報到,自己有能力賺錢,才又進高中夜校復學。紡織廠制訂了積效競賽,張絲是個常勝軍,因此多次獲選為模範勞工,第三年,她就當上了課長一職。

         一九八四年,張絲二十三歲那年,和兄長的摯交汪慶盈結連理。夫婿經營甘蔗批發,張絲卸下課長的職稱,霧峰鄉親替她冠上「甘蔗嫂」的稱號。採收的旺季,一趟的到貨量多達一百三十多梱,一梱重達六十公斤,張絲從卡車一梱梱的扛下來,做起重度勞動來,絲毫也不比壯丁遜色,「甘蔗嫂」的暱稱決非浪得虛名。

         夫妻同心合力地打拚了十年購買的房子毀於無妄天災,才一個月,張絲瘦了五公斤,汪慶盈頻頻安慰她說:「不要煩惱,房子倒了,再蓋就有。」

         「省府寶座」管委會主委對重建不抱希望,把社區基金結餘均分給住戶。鐵了心準備解散管委會的主委灰心地說,決不可能蓋起來,張絲堅定地回應說:「只要有人有心,就有可能!」

         汪慶盈拿出十萬元交給張絲當公款,用來訪查住戶參與重建意向及籌組更新會的經費,並以鼓舞的語調說:「妳去做!若是做不起來,就當捐給廟寺作功德。」二○○一年八、九月間,張絲光是電話費支出就超出十萬元;她利用打烊後的時間,像苦行僧般,挨家挨戶地探訪了三個月,其中台北也有十二戶之多。幾番衝刺,終能不負夫婿的期許達成即定的使命。

         二○○四年,上樑後,重建已接近完成階段,夫妻倆注視著將要落成的樓房,汪慶盈有感而發:「我們大半輩子的辛苦都投入了,地震太捉弄人,妳一定要蓋起來……」說到傷心處,不禁掉下男兒淚。

         落成後,夫婿卻因感冒引起腦膜炎撒手歸西,臨門方案的大家族相約前來靈前上香祝禱,「九二一基金會」致上高於祭祀至親分量的奠儀,表達心中對往生者的追思及對「甘蔗嫂」的撫慰和感謝之意。

         迢迢重建路,有憂也有喜。遇有臨門家族的動土和落成儀式,張絲都熱心地四處趕場,她的好人緣建置於平時。「省府寶座」在二○○四年就取得使用執照,也陸陸續續交屋了,只不過遲遲不想辦落成儀式。夫婿走得太突然,張絲說:「心很酸,手很軟。」直到二○○六年才補辦了這場帶些缺憾的慶賀典禮。

         張絲不作甘蔗批發,改賣甘蔗汁,仍不失模範勞工本色,漸入佳境的人生情境必然屬於熱腸子的「甘蔗嫂」所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