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八輕遊台灣

第二回:諸羅山(二)

和信退出,硬仗在後

簽署意願書前,就已傳出投資股東退出的消息,在簽署意願書後,「傳聞」獲得證實:和信集團確定退出經營團隊。退出的理由眾說紛紜,檯面上看得到,包括(1)宏圖公司不願意釋出已取得開發權的土地,導致八輕必須填海造地,增加土地取得成本;(2)沒有穩定的水源;(3)現有布袋港水深不夠,不管是擴建改良或在外海興建工業港,都會增加建廠成本,難與六輕競爭。

宏圖公司部分,雖然經濟部持續進行協調,偶有消息傳出宏圖公司願意合作開發,甚至願意與中油、嘉義縣政府簽訂三方合作意願書,但始終只聞樓梯響。

水源部分,雖然中央水利單位保證不會有問題,而規劃中的瑞峰水庫已經完成環評,不巧正好位於921大地震後新淤積而成的草嶺潭下方,壩址的安全性引發外界質疑,能否順利興建在此時仍然是個大變數。

不過,經濟部與中油已經為可能的變數作了最壞的打算,包括(1)即便智慧型工業園區存在,八輕計畫也可以「量地而用」;(2)即便所有投資廠商都退出,投資團隊告瓦解,八輕計畫也可以由中油一肩挑起。

經濟部為了避免衝擊好不容易釋出的「利多」,經濟部在證實和信集團退出的同時也透露,中油正密集與另一家石化龍頭業者團隊,洽商合作計畫,並預告新的經營團隊將在12月底前出爐。

是否還存在其他檯面下的問題?其實,檯面上問題的就夠大,而且才剛開始而已。這項被執政黨視為選前送給地方的大禮,選後能否兌現?確實引人注目。

變天前後,假戲真作

2000年3月18日,第10任總統選舉揭曉,代表國民黨的連蕭配落敗,代表民進黨的陳呂配當選,政黨輪替,政權變天。從選舉結果來看,選前敲鑼打鼓宣佈八輕要進駐嘉義的利多消息,其實對於國民黨選情並沒有什麼幫助。那一年,民進黨陳呂配在嘉義縣拿了49.5%的選票,而國民黨的連蕭配只有23.1%;在八輕預定地的布袋,陳呂配領先連蕭配的幅度也是很懸殊,44.7%對31.8%。換言之,這張精心策劃的建設牌,根本對國民黨的選情沒有什麼顯著的幫助,頂多只是在布袋少輸一點而已。

變天前,中油為化解地方對於八輕計畫的疑慮,一方面就意願書簽署後的合作關係及八輕計畫的報編進行確認,另一方面前往嘉義縣政府舉行「加速八輕投資計畫」會議,說明八輕推動進度,並為展現設廠的決心與誠意,同意儘速成立八輕推動委員會,由經濟部次長尹啟銘擔任主任委員,執行秘書由工業局長汪雅康出任,縣長李雅景則擔任開發工作小組召集人。

變天後,李雅景坦言,心裡確實有壓力。不過李雅景也表示,靜觀其變,如果八輕有變數,縣政府將繼續推動智慧型工業園區。其實,嘉義縣政府一直有作最壞打算的準備。

之後的兩個月,內閣已進入看守,按照政治倫理,新政府上任前的這段時間,原內閣並不適合再提出或決定重大政策,乃至人事調動也要凍結。八輕計畫是否繼續在嘉義推動?原決策官員的講話,自然傾向保守。經濟部長王志剛說,雖然中油已與嘉義縣政府簽署投資意願書,並不代表八輕一定要設在嘉義,八輕計畫尚未成熟。在王志剛說話後,中油總經理潘文炎也跟著表示,八輕落腳嘉義目前還在廠址評估的階段,八輕是否落腳嘉義要由嘉義縣政府來推動。延續大選前所確認的分工關係,召開嘉義縣政府、中油及宏圖公司三方協議會議討論計畫報編經費負擔,則見中油兩手一攤,不置可否,甚至顧左右而言他。林林總總,聽到的,看到的,也難怪李雅景要批評中油沒有誠意,要撂狠話:「我看還是要等到520以後才能決定。」

即將卸任的蕭萬長就清楚地給了交代。蕭萬長說,他在任期內對於八輕計畫的推動,能協助之處,當然會儘量給予協助,但離開後就無法協助,對八輕是否要繼續落腳嘉義布袋,他並無預設立場。由於八輕計畫投資金額高達6,000億元,屬於重大投資計畫,預算尚未編列,必須留待新內閣決定。

八輕計畫要不要繼續推動?是否落腳嘉義布袋?這張國民黨執政時期所開的支票交到民進黨政府手裡。

2000年5月25日,剛上任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在立法院作施政報告時首度明確表示,中油主導的八輕計畫,初步選擇的落腳地點是嘉義。由於八輕具有替代三、四、五輕的功能,八輕計畫應繼續進行「評估」。部長說要繼續評估,中油也跟著表示,雖然嘉義不是八輕最優先的地點,但首選的屏東有困難,中油仍就嘉義布袋廠址進行評估。

對於中油意向未明,一會兒屏東、一會兒嘉義,在嘉義又懷念屏東,大選前風光簽訂的意願書如同雲煙,地方感覺像被「裝瘋仔」。

另外一條平行線上,傳出雲林縣籍的立法委員許舒博正在穿針引線,有意邀請中油主導的八輕計畫落腳雲林離島新興區。八輕計畫是否因此移情別戀?按照八輕籌備處的執行秘書原振維的分析,離島新興區的土地,每坪高達2萬元,以總面積900公頃計算,未來土地成本將達540億元,價格約為麥寮區的2倍,再加上新興區與麥寮六輕地理位置太接近,整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評估,環評一定無法過關。因此,八輕計畫仍以落腳嘉義布袋為原則,中油不會去雲林離島新興區蓋八輕。

話雖如此,在傳言滿天飛下,李雅景還是在嘉義縣籍立法委員翁重鈞與許登宮等人的陪同下,拜會了經濟部長林信義。依據李雅景會後的轉述,八輕廠址在經過各項評估後,林信義還是認為布袋鹽場最具投資價值,已經指示中油持續進行八輕計畫的投資評估與相關準備工作。李雅景表示,已經規劃並報編的智慧型工業園區,目前因為要與八輕計畫協調,進度暫時停頓了下來,希望經濟部不要讓嘉義縣民兩頭落空。

李雅景前腳剛踏出經濟部大門,後頭傳來林信義準備協調把八輕計畫移往雲林離島工業區。無奈之於,嘉義縣政府只能表示,果真八輕不來,中央的政策應該早日明朗化,讓智慧型工業園區的報編可以繼續推動。

八輕離嘉,另覓新居

八輕計畫能否落腳嘉義?一直是地方關心的話題。

一方面是因為政黨剛輪替,二方面是因為經濟景氣受到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IT)產業拖累,出現急轉直下的走勢,八輕計畫在2000年520之後,出現「就地評估」但「不很積極」的現象,使得八輕計畫可能生變的猜測在地方傳開來。

媒體發現,2000年10月31日李雅景在縣議會的施政報告,竟然沒有提到八輕計畫。

在媒體追問下,縣政府建設局長曾漢洲指出,嘉義縣政府已經等了一年多,但工業局、中油始終意興闌珊,縣政府已經決定趕快辦理智慧型工業園區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縣政府也承認,八輕計畫落腳嘉義布袋鹽場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

地方的猜測是對的。八輕計畫「就地評估」的結果出爐。2001年1月4日,中油表示,由於嘉義布袋港深度不足,要解決港口問題須再投入約200餘億元,投資股東認為成本過高,「不符合經濟效益」,決定暫緩在嘉義布袋鹽場推動八輕計畫。中油也不諱言的表示,改朝換代後,在嘉義興建八輕的政治壓力減少,中油及投資股東基於經濟效益考量,將另覓其他落腳處。

更「白目」的,還有另一套說詞。中油高層說,政府開放小三通後,很可能再開放大三通,嘉義縣政府計畫將布袋港開發作為兩岸三通的港口。儼然是基於嘉義縣政府的未來構想,才決定暫緩在布袋推動八輕計畫。移情別戀卻擺出一副「我不愛你,是為了你將來更好」的姿態。

中油的決定,以及一些「白目」的說詞,傳到嘉義縣副縣長吳容輝耳裡,吳容輝當然是難以釋懷。吳容輝不高興地指出,一、二千名鄉親見證的公開簽約儀式,中油喊暫停好像是訂婚又毀婚,嘉義布袋鹽場用地取得容易,加上布袋商港又是將來兩岸通航的重要港口,是最適合八輕計畫投資的地點,希望中油不要「挑來挑去挑到賣龍眼的」。建設局官員也憤憤不平的表示,不知中油的「不符合經濟效益」是指什麼?吳容輝的話,2011年4月成真。

協調宏圖公司讓出開發權或參加八輕計畫並沒有進展,如今,八輕計畫落腳嘉義的期待已落空,要不要再協調似乎已經不重要。其實,這是八輕計畫前來嘉義布袋前就已存在的問題,跟布袋港「深度不足」是一樣的,都是決策前就已經知道。換言之,布袋港不是因為八輕計畫要來才讓深度不足,智慧型工業園區也不是八輕計畫要來才提出,以前不是問題的問題,要分手了,才把問題當作問題,難怪嘉義縣政府會如此憤憤不平?!

幾天之後,中油總經理潘文炎把為何八輕最愛屏東,布袋鹽場根本不可能作了一番解釋:首先,屏東八輕建廠預定地為一岩岸地形,是天然的工業港,加上當地有充足的地下水,可供未來八輕開發後所需;不過有縣政府的反對、地方的抗爭及空軍炸射場等問題尚未解決。至於嘉義縣政府所建議的布袋預定地,是由十塊鹽區所組成,要合併開發成工業區,整體性將受到影響,中油及下游石化廠商根本不可能接受;再者,嘉義布袋港目前只能停泊約5,000公噸級的船舶,配合八輕計畫,至少需要能停泊20萬噸級以上的港口;換言之,八輕計畫最少要再花費270億元興建工業港。很明顯地,中油高層是識時務的俊傑。在國民黨執政時,他們可以找出一堆值得投資布袋的理由;一旦政黨輪替之後,布袋卻被嫌棄到一文不值。

八輕計畫公開的另覓新居,是2003年初以後的事。

非常抱歉,是個玩笑

主導八輕計畫的中油告訴嘉義縣政府,八輕落腳嘉義布袋「不符合經濟效益」,決定暫緩推動。

在地觀點以「抱歉,是個玩笑」來揶揄整個過程,真是辛酸透頂,也以「訂婚又毀約」來形容八輕計畫生變,的確也很貼切。當時,在蕭萬長及中央要員見證,以及二千多位鄉親觀禮下,中油董事長與嘉義縣長風光地簽署了意願書。說是訂婚禮,也有夠隆重。結果,女方等了一年多,男方卻來了一紙公文,說婚約從此一筆勾銷,真是叫人情何以堪?若是兒女私約也就算了,嚴肅的官場儀式,竟可如此草率「毀約」,把觀禮的鄉親當成呆瓜。如此結局,誰令之?政府威信何在?中油信用何在?

到了2000年底,八輕嘉義布袋設廠計畫可以說是塵歸塵、土歸土。回顧一齣政治荒謬劇,可是涉及不少演員犧牲色相的搏命演出,他們包括:(1)要幫老長官選情加碼的經濟部官員、(2)明明知道嘉義設廠不可行卻跟著裝瘋賣傻的中油、(3)想要一地二賣、一個女兒允二個女婿的嘉義縣政府、(4)負責跑龍套,幫忙搖旗吶喊的嘉義鄉親。國民黨一向強調他們的財經官員是具有專業能力,任何對於這套發展主義的質疑都是「基於意識型態」或是「泛政治化」,但是一旦面臨政權保衛戰的緊要關頭時,這些官員卻有如此荒誕不經的演出,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新不如舊,人哪裡去

八輕計畫已經確定不在嘉義推動,但八輕計畫還要不要推動?先是傳出經濟部長林信義有一席「七輕傾向不建」的談話,接著就有媒體把這席話解讀成民進黨政府傾向不建八輕。

這種由「七輕傾向不建」推向「八輕也不見」的傳言,聽在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案陣營耳裡,會認為這是媒體揣摩「上意」,伺機釋出的刺探性風向球而已。先不談八輕,就七輕而言,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才在前一(1999)年通過環境影響評估,接下來是工業區土地申請報編程序,權責在內政部,何況七輕開發業者東帝士集團是民營企業,經濟部能「擋」的空間已經不大。在此傳言不久前,我與當時擔任立法委員的蘇煥智去拜訪林信義,頂多只是讓他多多了解經濟部「積極」推動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七輕、大煉鋼廠)而已,因此而推測「七輕傾向不建」,相對於後來幾年的發展,只能用啼笑皆非來自圓其說。

即便可能是風向球,八輕計畫的投資股東,也是八輕籌備處召集人吳春台就抓著「誰說八輕不建了?」,痛批經濟部長新不如舊。吳春台說,過去部分企業對前經濟部長王志剛的行事作風或有些怨言,認為他為企業界做的事不夠多,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王志剛為了促進企業投資,不是邀業者到經濟部早餐會報,就是與企業界在經濟部晚餐會議,目的就是希望企業投資。反觀現在的經濟部長卻在沒有與業界接觸、溝通前,就對外表示「八輕不建了」,「企業在政府的代言人那裡去了?」

事後來看,吳春台代表投資業者罵民進黨,是有點出手太早了。民進黨政府上任一年內連接發生了八四工時案、廢核四風波,從原先的改革路線拉回到「拚經濟」的基調,八輕計畫也就跟著死灰復燃。

爭取故宮,也要八輕

時間過了,「緣」卻未了。2002年起,中油董事長郭進財為配合政府「拚經濟」,決定重新啟動八輕計畫。

八輕計畫重新啟動的時間點,李雅景縣長兩屆八年任期已滿(1993~2001),由藍轉綠的陳明文當選縣長。

李雅景任內爭取八輕,且與中油簽訂意願書,八輕計畫重新啟動,屏東再度表明不歡迎,嘉義縣議員提質詢,要求縣長陳明文力爭八輕計畫再回到嘉義。

由於故宮南院已初步敲定落腳嘉義縣太保市,縣政府是否放棄爭取八輕?陳明文的態度如何?陳明文表示,故宮南院落腳嘉義縣,是嘉義縣拚觀光的開始,不表示縣政府已經放棄八輕,任何有益於嘉義發展的建設,縣政府都不會拒絕。至於會不會爭取?他表示完全尊重專業的評估結果。

2003年7月21日,嘉義縣政府再接到中油來函,說明經過多方評估後,確認在布袋興建專用港不符經濟效益,已經決定放棄在嘉義布袋蓋八輕的計畫。

時序進入總統大選。四年前的噩夢,又起?

2003年底,爭取八輕計畫進駐布袋的「八輕後援會」在布袋、義竹等沿海鄉鎮插掛著寫有「陳總統,請還我八輕」字樣的旗幟,並透過議員建議陳明文轉達縣民希望八輕在嘉義建廠的心聲,邀請阿扁總統為「八輕後援會」掛牌,並強調只要「把八輕還給嘉義,下跪都可以」。國民黨嘉義縣黨部主委翁重鈞也表示,國民黨縣黨部將發起「歡迎故宮、還我八輕」萬人簽名連署。陳明文也隨後在縣政府主管會報中,重申未預設任何立場,並表示將控告中油背信,也將主動拜訪八輕投資業者。

嘉義縣政府有沒有真的去控告中油背信?簽名連署有沒有破萬?寧可把這些當成選舉活動或選舉語言的一部分,選後就煙消雲散。

令人納悶的是,才四年而已,何以四年前的教訓如此快速的被淡忘?

劃下句點,有那麼難

2004年11月25日,再有議員在議會提出質詢,中油到底要不要到嘉義來蓋八輕?陳明文表示,中油已經以不符經濟效益為由,放棄到嘉義建廠,嘉義縣將全力推展觀光事業。縣政府強調,目前計畫興建八輕的預定地已被列入濱海國家風景區範圍,濱海發展前景已有新的思維與方向,任何有助於嘉義縣發展的建設,縣政府絕不放棄。

奇怪,2003年、2004年明明是同一屆縣議員任期期間嗎?還是錄音帶倒帶重播?否則,要與八輕劃下句點,有那麼困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