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晟(八輕遊台灣讀後感)

身為農家子弟,承續父祖,從年幼以至逐漸老邁,終生立足在自己的鄉土,成長於斯、耕作於斯,養育子孫,世世代代賴以安身立命,我對土地的濃郁情感,難以計量;同時我也是生物教師,對生態環境的變遷,特別留意,增進更深一層的知性認識,更深一層的關注。

數十年來,這樣的情感和關注,經常流露在我的詩作、文章中,是我最主要的創作動力。隨著開發主義的經濟思維,漫無節制主導台灣社會的發展,盲目追逐經濟成長,成為全民理所當然的「核心價值」,放任土地正義泯滅、環境倫理極度扭曲,我的詩文注入無比憂慮,乃至悲傷。

但我幾乎不曾挺身而出,直接訴諸行動對抗。

直到二○一○年春季,因某些機緣,我跟著台大研究生許博任等一群年輕學子,去二林中科四期空曠園區、去相思寮農家、去國光石化預定地芳苑、大城海岸、去沿海養殖場,實地走訪,在這之前我陸續從報章雜誌蒐集而來的相關報導,和多篇秉持知識良知的專家學者的論述,與現場所見所思所感,相激相盪,我長年以來蓄積的憂慮與悲傷,終於爆發出來,轉化為忍抑不住的悲憤。開始醞釀《只能為你寫一首詩》的詩篇,並實際介入反對行動。

很巧合的是,六月初詩作定稿,不久接到《商業周刊》編輯來電,表示將製作「天空浩劫」專輯,探討六輕、八輕石化業,邀我寫一首詩,依我的寫作進度,若非早就寫好了這首詩,哪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

更巧合的是,首次接到彰化環盟理事長蔡嘉陽電話,邀我六月二十四日出席藝文界記者會,我立即應允,當天早上搭高鐵去台北,《商業周刊》剛出版,我買一本帶到會場,即席朗誦《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從此我更積極、更主動參與、籌劃、展開一連串反對國光石化的實際行動。

在環境保護社會運動的經歷,我充其量只是一名幼稚園學童。我一面參與、一面學習,成長不少,特別是青年朋友教我最多。

我不諱言,在這一年多實際參與反對國光石化運動,我是抱持著近乎拚命的高昂情緒,深深感受到每一位參與者的熱情,充分發揮了社會正義的力量。據我粗略觀察和歸納,反對國光石化運動「暫時勝利」,至少得自於十股社會力量,分別是:彰化環保聯盟及許多環保、公益團體、在地自救會、專家學者、彰化醫界聯盟、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含高中生)、藝文界(包括創作歌手)、平面及電子媒體、乃至從政人士………。

每一個團體、每一股力量,無論誰先誰後、無論什麼方式參與,都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甚至在彰化縣政府前、在凱道上、在環保署前面抗議的每一位默默聲援的群眾、青年學子,來到大城溼地表達關心的每一位「訪客」,都散發出無比動人的力量;至今,我的腦海中,仍經常浮現每一張面容……。

回顧台灣歷年來發生過無數大大小小為保護環境的抗爭運動,也許轟轟烈烈,也許很快就潰敗而煙消雲散,每一場各有不同的時代背景、環境意識、社會氛圍、以及面對的勢力和命運,當然也有各自敘說不盡的動人故事……。

殊為可惜的是,據我所知,大部分社會運動,很少留下比較完整的事件記錄,作為歷史見證,遑論深入的探討,留給後人反省、借鑑或參考,甚至連起碼的文宣、大事紀等資料,也無人保存、整理,任其湮滅。這是台灣人太過於「務實」的本性,只重現在、漠視自己歷史記憶的通病使然嗎?認為凡事過去就過去了,有什麼值得談論?於事何益?

沒想到二○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反八輕運動「戲劇性」地暫時告一段落,很多伙伴還在為這個「懸案」而困惑,六月底,謝志誠和何明修二位教授,就已著手完成《八輕遊台灣》這本十分特殊的「遊記」初稿。

謝志誠教授曾經擔任台灣環保聯盟祕書長、台灣教授協會環保組召集人,不只學養淵博,環保運動經驗也十分豐富,早在二○○六年就和蘇煥智縣長合著《黑面琵鷺的鄉愁》一書,詳實記錄一場長達十二年的艱辛環保運動。

年輕的何明修教授,研究專長有社會運動、環境社會學、勞動研究、教育社會學等領域,二○○六年十二月,就已出版專著《綠色民主──台灣環境運動的研究》。而今兩位教授,以其專精學養和長年觀察、記錄、訪談,恆久毅力合力完成《八輕遊台灣》──以演義筆調,先簡略交代台灣石化業的身世族譜,再展開八輕如何漫遊台灣的歷程。

這趟「旅程」從一九九四年起始,全台趴趴走,至二○一一年四月,在彰化大城溼地決定「安息」(不知是否伺機而動?),橫跨十多年,涉及的人、事可以想見非常龐雜,本書作者卻能理清「旅遊路線」圖,以事件敘述為主,脈絡分明,兼及評述。

八輕遊記來龍去脈,本書雖已記述完備,但涉及的人、事確實太龐雜,難以面面俱到,參與反對運動的每個團體、每個成員,可能覺得甚多不足之處,某些作者的觀點或評述,也不盡然會滿意。甚至資方或政府官員,也有可能不以為然。

不過,「創造歷史」者對寫歷史者的「期待」,往往有很大「落差」。

我們常說,「留給歷史去評斷」,也就是留給寫歷史的人去評斷。大凡任何「歷史事件」回顧敘述,不免與「當事人」記憶有出入;基本上應以不背離史實為最高原則,至於如何記錄、如何詮釋,自有書寫者自己切入的角度與考量,要對自己的書寫負責。

當我拿到謝志誠教授列印給我的沉甸甸厚厚一大冊《八輕遊台灣》書稿,並希望我寫序,實在十分躊躇,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在環保運動的經歷,充其量只是幼稚園學童,豈敢說什麼話。不過,拜讀二位教授這麼用心的著作,深為感謝和敬佩,那麼,就當作小小讀後心得報告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