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來彰化(六)

醫界入列,推動立法

在曾貴海、陳永興、江自得、葉宣哲及許宏基等醫師的發起下,醫界也開始反對國光石化的連署。201086,他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公布首波連署的三百多位醫師名單並發表聲明。聲明指出石化業是高汙染的產業,從早期在高雄的一輕到五輕,到後來的雲林六輕,都已經有相當多的研究證實,石化業是高致病、高致癌的產業,台灣地小人稠,汙染物擴及全國各地,影響全國人民的健康與壽命。為了後代子孫擁有健康的生活環境,呼籲政府停止國光石化、六輕五期的開發。

對於醫界參與反國光石化的印象,或許都會停留在總統馬英九參加「全民拒絕國光石化、萬人拚健康餐會」與林世賢醫師的衝突畫面,其實並不然。彰化縣醫界聯盟除串連縣內超過100家以上的診所,在診所前張掛「愛健康,不要國光;愛彰化,不要石化」旗幟,明確表態外,也有感於國光石化計畫將增加懸浮微粒PM2.5的排放,造成國人平均壽命的短少,並導致更多的心血管疾病與氣喘症狀,由彰化基督教醫院婦科主治醫師葉光芃負責主編,出版了《PM2.5與健康》手冊。

4月21日與5月4日,彰化縣醫界聯盟兩度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儘速修法,將細懸浮微粒PM2.5納入《空氣污染防制法》管制,並且將現行監測系統所公開的每立方公尺65微克標準,下修至先進國家的35微克。

葉光芃醫師指出,台灣的標準不只是老舊,而且與國際標準脫節。他指出,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先進國家的PM2.5日均濃度標準都是每立方公尺35微克,美國更準備將現行標準下修為30微克,顯見各國都很在意PM2.5對健康的影響。葉光芃認為,台灣比其他新進國家更快邁入老年社會,而受PM2.5影響最嚴重的就是幼兒及老年人。因此,我們更應該儘速推動修法擬訂PM2.5的管制標準。

由於PM2.5的管控將對國內高污染產業產生重大衝擊,修法時程與管制標準還會是一場拔河戰。

藝文人士,不落人後

詩人吳晟在2010年6月24日「反國光石化、搶救白海豚記者會」發表《只能為你寫一首詩》,公開表態反對國光石化。

這裡是河川與海洋

相親相愛的交會處

招潮蟹、彈塗魚、大杓鷸、長腳雞
盡情展演的濕地舞台
白鷺鷥討食的家園
白海豚近海迴游的生命廊道
世代農漁民,在此地
揮灑汗水,享受涼風
迎接潮汐呀!來來去去
泥灘地上形成歷史
稍縱即逝的迷人波紋

這裡的空曠,足夠我們眺望
感受到人生的渺小
以及渺小的樂趣
這裡,是否島嶼後代的子孫
還有機會來到?
名為「國光」的石化工廠
正在逼近,憂傷西海岸
僅存的最後一塊泥灘地
名為「建設」的旗幟
正逆著海口的風,大肆揮舞
眼看開發的慾望,預計要
封鎖海岸線,回饋給我們封閉的視野
驅趕美景,回饋給我們
煙囪、油汙、煙塵瀰漫的天空
眼看少數人的利益
預計要,一路攔截水源
回饋給我們乾旱
眼看沉默的大眾啊,預計要
放任彈塗魚、放任招潮蟹、放任長腳雞
放任白鷺鷥與白海豚
甚至放任農漁民死滅
只為了繁榮的口號
這筆帳
環境影響評估
讓如何報告
而我只能為你寫一首詩
多麼希望,我的詩句
可以鑄造成子彈
射穿貪得無魘的腦袋
或者冶鍊成刀劍
刺入私慾不斷膨脹的胸膛
但我不能。我只能忍抑又忍抑
寫一首哀傷又無用的詩
吞下無比焦慮與悲憤
我的詩句不是子彈或刀劍
不能威嚇誰
也不懂得向誰下跪
只有聲聲句句飽含淚水
一遍又一遍朗誦
一遍又一遍,向天地呼喚

也是賴和文教基金會董事的吳晟,在看到學界、醫界均開始串連表態反對國光石化之後,有感於賴和文教基金會作為一個在地的藝文團體,也應該串連藝文界做些事。

在與彰化環保聯盟討論後,2010年7月起,賴和文教基金會邀請了文學台灣基金會、楊逵文教協會籌備處、台杏文教基金會、台北市蔡瑞月文化基會、彰化縣小西文化協會、柳河文化工作室等團體,以及王家祥、吳晟、劉克襄、黃春明、鍾肇政、李昂、小野、邱坤良、李永豐、張照堂等作家共同發起「藝文界反對濁水溪口開發石化業」連署。

2010年9月15日,連署的藝文界人士聚集在立法院舉行「守護濁水溪口,給台灣健康未來」記者會,以藝術行動、歌聲創作,為守護土地、全民健康發聲,呼籲政府拒絕國光石化、留下生生不息的濁水溪口濕地。

在藝文界串連之外,吳晟也希望反國光石化運動能夠有一本文集,把論述記錄下來。這個構想促成了《溼地‧石化‧島嶼想像》的編撰。

2011年1月10日,吳晟與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吳明益老師合編的《溼地‧石化‧島嶼想像》新書發表。詩人吳晟在記者會上朗讀他為國光石化創作的新詩「煙囪王國」。吳晟說,國光石化將蓋在他的故鄉,他深感痛心和不忍,一旦國光石化興建,造成的生態危害將不僅影響彰化縣,全台灣及全世界都將遭受衝擊。吳晟進一步表示,國光石化不是縮減規模就能解決問題,殺十刀與殺九刀沒有什麼差別。吳晟說,這是功利對抗良心的問題,他希望政府不要用邪惡的力量禍害子孫。

在串連與新書發表外,藝文界也開始了「行動」。

2011年1月20日,包括吳晟、渡也、康原、楊翠、林武憲、黃文吉、吳明德、周益忠等在內的十多位藝文界人士,到彰化縣政府舉牌表態反國光石化,並贈送《溼地‧石化‧島嶼想像》給卓伯源縣長。吳晟等人表示,卓伯源自詡為「陽光好縣長」、「最愛種樹的縣長」,一旦國光石化設廠帶來污染,彰化縣天空將烏雲密布、土壤污染,到時陽光何在?綠地何在?他們希望,卓伯源不要被國光石化遮去了陽光良心。他們也說,不是要和縣政府對立,而是要作為縣政府勇敢向國光石化說「不」的後盾。吳晟等藝文界人要到縣政府贈書的消息傳出後,卓伯源提前在18日晚間前往拜訪吳晟。

專案小組第四次會議後,眼見決戰時刻即將來到,吳晟再度希望盡一己之力,串連更多的藝文界朋友一起站出來反對國光石化。2011年2月初,農曆春節期間,吳晟向來訪的青平台基金會行動總監謝昇佑等人提起他的構想。曾在2010年登刊過吳晟專文的《文訊》總編輯封德屏,也認同反國光石化的運動理念,幫忙宣傳藝文界的連署。很快地,吳晟的構想獲得了回應,在青平台的協助與賴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周馥儀的負責聯繫下,「走向濕地 守護春天 藝文界彰化濕地之旅」終於於3月6日成行。

首先走訪濕地的有陳若曦、小野、陳義芝、愛亞、向陽、楊澤、季季、李金蓮等四十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在吳晟充當解說員下,乘採蚵車感受濕地風光,也與蚵農閒聊生活瑣事。作家們認為,這裡是台灣人的寶貝,這麼好的濕地,一定要好好保護,別任意破壞。吳晟也非常感動的表示,就算文建會出面,也不見得能一次邀齊這麼多的貴賓。後續於3月19、20日到訪的還有導演鴻鴻、作家林文義、詩人鄭愁予夫婦等80多名藝文界人士。

要讓這些不同領域的大咖藝文界人士聚在一起,真的不容易。二梯次的體驗參訪,大城濕地的美麗已經烙印在他們的腦海裡,再從他們的文字裡頭流露出來,點點滴滴地散播出去。

在台灣藝文界,作家投身於環境運動時有所聞,美濃反水庫運動的鍾鐵民、衛武營保育運動的曾貴海、吳錦發、柴山保育運動的王家祥、涂妙沂、花連海洋保育運動的廖鴻基等都是。如同吳晟一樣,這些作家都是具有強烈台灣意識的本土派,他們都曾經積極參與過台灣的民主運動。相對地,外省籍作家則是較少出現,2010年,張曉風投入台北二○二兵工廠濕地保育運動,則是非常少見的例外。這當然與他們的成長背景有關,本土派作家大部分是鄉下子弟,他們對於晚近工業化之前的好山好水仍保有美好的回憶;相對地,外省籍作家則是集中於都市眷村,或是出身於軍旅。吳晟的現代詩很早就被評為是描述「快速變遷中的鄉愁」,台灣的農村開始為了擴寬道路而砍樹,大片的海邊防風林被清除,水圳再也無法供給農民用水,這些迅速而劇烈的環境變遷,都是他親身經歷的吾鄉印象。另一方面,就如同其他領域一樣,族群分歧與夾雜的藍綠、統獨對立,使得本土派與外省籍作家之間鮮少有密切的往來。在現代詩方面,《創世紀》與《笠詩刊》分別是外省籍與本土派的陣營,向來都是各辦各的活動。近年來,文化總會舉辦新春文薈,讓藝文界與總統見面。陳水扁時代,外省籍就很少參與,到了馬英九時期,本土派則是興趣缺缺。

在藝文界反國光石化運動中,也可以隱約看到本土派與外省籍的界線。2010年夏天的第一波連署中,率先參加是本土派;到了2011年春天,才陸續有外省籍的作家加入。儘管如此,到了最後,藝文界終於跨越那一條彼此都心知肚明、但是卻沒有人願意公開談論的分隔線,共同投身於保衛濁水溪口濕地的志業中。無疑地,吳晟在其中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吳晟在本土派作家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他的作品「甜密的負荷」很早就被選入官方教科書。由於他早在七○年代就參與黨外運動,因此,他與具有明顯統派色彩的夏潮系知識份子很早就熟識了。更重要地,幾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吳晟這次為守衛家園所投入的心力,也深受他的感召。席幕蓉就稱吳晟是一位「孤獨的詩人」,對抗「短暫的權力乘以無窮的貪慾」。

對於反國光石化運動而言,藝文界的攜手參與除可透過軟性訴求向社會公眾宣傳外,也開拓了另一條影響決策者的特殊管道-「直達天聽」。在1986-1987年的鹿港反杜邦運動期間,吳晟就認識擔任記者的楊渡。馬英九上台後,楊渡被任命為文化總會秘書長,吳晟也向楊渡表示,國光石化比杜邦更毒,應該要堅決反對。據了解,楊渡、政大陳芳明教授、中國時報社長王健壯等人都有向馬英九當面表達過他們的關切。4月15日,馬英九到西門町參與《靈魂的旅程》首映會,導演陳文彬利用這個機會致贈「土地正義」的毛巾,並且期望總統可以反對國光石化。可以想像,到了四月底正式攤牌前,總統府勢必從四面八方收到反對國光石化的訊息,而這可能是最後出現大逆轉的原因之一。

蚵報上架,創意無價

2011年1月26日專案小組第四次會議前夕的「青年相挺,城鄉相連 1/26-27作夥夜宿決戰國光」後,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的士氣大振,並開始為即將到來的第五次會議進入作戰的準備。展開校園巡迴講座,舉辦反國光影展,印製散發「國光石化的真相」傳單,規劃「國光撤案,永續台灣」百納旗招募計畫,以實際行動提高議題能見度,集結來自各地的祝福與力量。4月初,在總統馬英九到彰化參加餐會並體驗濕地生態後,開始傳出濕地與國光石化並存的「條件說」,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於意識到「沒有國光石化與濕地並存的可能」後,立刻於4月8日在台北賓館前召開永續溼地或國光石化?台灣的選擇是什麼?」記者會,提出國光石化應立即撤案的要求。

稍後在確定專案小組第五次會議後,「遍地反國光,永續護台灣」行動就陸續出爐,除延續第四次會議的場外監督外,更於4月20日在台北、新竹、台中、彰化、台南、高雄等地分別發動遊行、祈福晚會、散步、靜坐與鐵馬遊行等行動,讓各地累積的力量同步發出,表達堅決反對國光石化的立場。

最令人驚艷的是,配合「遍地反國光,永續護台灣」行動的「蚵蚵預言報」-「國光石化環評預言報」於4月19日下午四點在台北捷運公館站二號出口前公開派報,向台北市民發放,隨後在在全國各地發送。青年們透過「蚵蚵預言報」感謝「媽祖顯靈保佑白海豚」,並且明白點出「好家在有選舉!白海豚不轉彎,政府轉」。

由台北藝術大學干擾學院鄭安齊與池依林負責統籌美編,花了三天時間寫稿、排版的「蚵蚵預言報」共有四個版本,係以國內四大報格式為模仿對象,包括「中蚵時報」、「聯蚵報」、「自由蚵報」和「蘋果蚵報」。特別地是,每一個版本標題都不同,版面上的廣告,也配合反國光石化議題而搞KUSO。例如,把「燦坤」改成「燦神」,周年慶活動期間4月20日至4月22日,「反國光、送烤箱」;幫大城濕地總統選人「蚵南」刊登銘謝賜票的當選廣告;為430向入葵廢核行動作廣告;連中時的「旺旺」都被化身為「蚵蚵」。用拍案叫絕,恐怕也很難形容第一時間看到「蚵蚵預言報」的興奮心情。

在派報記者會中,台大法研所學生鄧筑媛表示,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決定發行「預言報」,除了希望預言成真、擋下國光外,也希望社會大眾提早思考,國光石化的過與不過,究竟會對台灣未來產生何種影響。鄧筑媛強調,「否決國光石化」是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唯一的立場,決不接受任何有條件通過的選項。

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的堅持,成了4月22日下午馬英九宣布不支持國光石化,但環保團體代表也「不」入府會見馬英九的關鍵;因為「兩案並陳」的結論,不符年輕人的唯一堅持。

負責統籌美編的池依林也隨後投書到中國時報,她在文章中提到,「四大蚵報」是一種文化行動,行動起因,是由於社會氣氛詭譎、充滿「有條件通過後由總統撤案」的耳語;為了不希望大眾努力抗爭三年的成果,被未卜先知的政治操作所收編,青年學子改編民眾最熟悉且常接觸到的台灣四大報,以「預言」方式提前揭露政治運作的真相,用逼近原版報紙的編排與口吻,嘲諷當權者的政治算計,將憤怒批判化為幽默揶揄。

所有看得懂中文,還有點「幽默感」或可以理解「創意」的人,看到「蚵蚵預言報」,或許先是一愣,然後絕對會心一笑。然而,環保署卻可以很嚴肅地將之解讀成「造假」,並為撰文稱許年輕人創意的環保人士戴上「說謊」的大帽子。

健康餐會,擦槍走火

四月底是大家認知裡,環保署將要召開專案小組第五次會議敲定國光石化去留的期限。隨著日子的逼近,不安的氣氛不僅在環保團體間蔓延,也在地方擴散開來。2011年3月14日,彰化醫界聯盟、彰化縣活力旺企業協會、芳苑鄉反汙染自救會等團體召開記者會,宣布籌備多時的「全民拒絕國光石化、萬人拚健康餐會」,號召民眾於4月3日齊聚芳苑鄉福海宮,一起表達反對國光石化的心聲。主辦單位延續「彰化縣濁水溪是全國糧倉,沿海有國際級濕地,國光石化的進駐將破壞糧倉與濕地,犧牲農漁民生存權」的訴求,試圖透過餐會的舉辦,端出具有在地特色的料理,以傳達捍衛健康農漁產品的決心,進而凝聚更大的力量。

這場餐會因為來了三位貴賓,而引發媒體關注,二位是正角逐民進黨提名參選總統的蔡英文與蘇貞昌,另一位則是則是現任總統馬英九。特別是餐會前不久,蘇貞昌與蔡英文才先後表態反對國光石化,馬英九會不會當場跟進表態?大家都在看;加上二天前,總統提出的大法官名單出現「恐龍法官」而引爆風暴,此行是否為著移轉焦點?

這些背景固然引起關注,如果沒有馬英九上了台準備講話所引發的意外衝突,餐會活動大概在半天之後就消失在媒體版面。當天,在馬英九受邀上台講話時,主持人林世賢(醫界聯盟成員、前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打斷馬英九講話,要總統先簽署反國光石化承諾書,如果不簽署承諾書就應該下台。林世賢指稱,主辦單位已經與總統府講定馬總統不簽署反國光石化承諾書就不上台。就在爭執中,主持人嗆了馬英九一句「沒有LP」,把爭議拉到最高點。

在衝突後,馬英九退回到台下,繼續留在餐會現場,一直到活動結束。過程中,蔡、蘇上台簽了承諾書,講了話。午後不久,傳來馬英九將於隔日再前往彰化,親自體驗大城濕地。

4月4日,馬英九總統一行人在芳苑鄉反汙染自救會會長林濟民、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等的導引下,坐著採蚵車前往大城濕地巡視。此趟體驗行程裡,讓馬英九印象深刻,並在4月22日記者會中提及的畫面,就是自救會幹部及村長跪在泥灘地,表達誓死保護濕地決心的一幕。蔡嘉陽事後向媒體表示,他們不是跪馬英九,而是跪這塊土地,這是漁民世代賴以生存的土地,絕不能被破壞掉。

兩天、兩個調性完全不同的畫面,加上後來釋出的訊息顯示,馬總統參加餐會前,先與地方人士會談了一個小時,而且3月30日晚間就已有環保團體成員與學者受邀前往總統府與馬總統見面,甚至馬總統也要在4月22日第五次專案小組會議後約見環保團體代表。到底馬英九4月3、4日連續兩天的行程與3月30日的入府會面有無關連?4月3日決定前往參加餐會,是何時被告知?誰先被告知?被告知後何以不與其他合辦單位討論?4月4日再度造訪彰化,是事先安排?還是臨時起意?4月22日地球日環保團體去不去總統府是否以專案小組會議結論為前提?要去的前提是什麼?不要去的前提又是什麼?一連串的問號,出現在反國光石化陣營內彼此之間,甚至因此而有些不愉快。

會有質疑,其實與彰化境內反國光石化陣營彼此間存在的「芥蒂」有關。而且,這一直是個不願公開的秘密,且累積的時間也不是一天兩天。府方人士甚至在3月30日向入府的成員詢及內情,可見傳言早為府方所掌握。

話從翁金珠擔任彰化縣長說起,翁金珠是彰化環保聯盟的發起人之一,但她擔任縣長期間,彰化環保聯盟參與推動反彰北焚化爐、反彰工火力電廠等運動,並公開反對彰化縣政府與台塑簽署鋼廠開發意願書等,在在讓彰化環保聯盟與翁金珠的關係陷入緊張。2009年縣長選舉中,彰化環保聯盟以三名縣長候選人的環保政見都不及格為由,發起廢票運動;由於內部討論不足,引起部分會員的不滿,間接導致彰化環保聯盟辦公室遷離彰化市。稍後,在現任理事長施燕雯女士(2011.2~)的支持下,搬往鹿港鎮繼續運作。對外的理由之一是「屋主另有他用」。施燕雯的夫婿,就是發起醫界反國光石化連署的發起人之一,葉宣哲醫師。

選舉結果出爐,翁金珠二度落敗,雖然翁金珠的落選與廢票運動沒有直接關聯,但彼此結下的樑子因此又多一樁。

就因為有「遠因」,才讓一場餐會差一點引爆「立場」之爭。事實如何?

以3月30日的會面行程而言,是因為彰化基督教醫院錢建文醫生常在馬總統的臉書上貼反國光石化的文章,引起府方的注意;經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主動約見,在3月24日中山堂堡壘咖啡廳討論,敲定3月30日邀請反國光石化陣營的「領袖」入府表達民間的聲音。有被邀請者拒絕,例如吳晟、蔡培慧教授、詹順貴律師,他們認為根本沒有必要去見馬英九。台大詹長權教授原本也來邀約之列,但是後來主事者沒有聯絡他。此外,也有人主動表示希望前往,使得入府者從原先的四位,增加至八位。據入府成員事後表示,本來以為只是與羅智強,或者頂多與副秘書長見面,沒料到馬總統也加入討論,而會面的內容則以聽取民間對於國光石化產業層面與經濟層面的看法為主。隔天,有府方人士來電徵詢對於馬總統是否前往參加餐會的看法,被徵詢者認為餐會有政治動員的成份,若府方去不一定好看。

馬英九的餐會行程,先是府方派員於4月1日前往王功拜訪芳苑鄉反污染自救會總幹事林連宗,表達馬總統的關心,並告知府方將派副秘書長高郎參加餐會。林連宗表示,他向府方代表質疑政府口中的「公平正義」竟然是花大筆的人民血汗錢,為一家私人企業財團蓋工業專用港、蓋攔河堰。4月2日晚間8點20分,馬英九總統親自與林連宗通電話,告知將於明天前往王功出席餐會活動,並希望前一個小時與地方代表見面,聽取大家的聲音。4月3日上午11點,在芳苑鄉反污染自救會會長林濟民家中,林連宗花了35分鐘轉達地方的看法,而馬總統也具體承諾「環保優先」 、「就算有條件通過,也得所有的條件通過後才算通過」、「PM2.5將修法列管」。回憶起當時的情境,林連宗表示,大家都已經強烈感受到國光石化將被擋下來。雖然餐會的衝突引發一些不諒解,質疑自救會為何要接受馬英九的行程安排,林連宗表示,當晚消息傳開後,確實接到很多電話要求自救會拒絕總統的行程。林連宗認為,邀請函都寄了,而總統都親自打電話表示要來參加,怎麼能拒絕?地方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國光石化不要來;只要國光石化不要來,管他馬英九、蔡英文或蘇貞昌。

至於馬總統4月4日的濕地行程,則是餐會結束後臨時起意,於離開王功後致電給蔡嘉陽敲定的行程。蔡嘉陽說,本來是說4月5日或6日,但考量潮汐問題,一直到傍晚才敲定是4月4日。

在問號釐清後,其實是沒有「立場」的問題,而只有「策略」的不同,以及有沒有必要把「策略」放到檯面上來討論而已?認為與馬英九見面有助於反國光石化的人擔心「見光死」,持負面看法、甚至擔心會被馬英九「收割」運動成果的人,卻覺得過程「不透明」。

一種立場,兩種策略

2009年以來,隨著議題的白熱化,反國光石化的各路人馬開始匯集,儘管大家的目標一致,但是所採取的策略卻是不盡相同,尤其是要如何因應執政的國民黨。一度被認為是「分進合擊」的策略問題,在馬英九決定出席「全民拒絕國光石化、萬人拚健康餐會」後,「要不要讓總統在餐會上致詞?要不要與總統共遊濕地?要不要入府晉見總統?」等一連串的爭議在網路群組間引爆開來。在釐清彼此心裡的疑慮後,套句吳晟的話,沒有立場問題,只是策略評估的不同而已。

無論是在彰化或是在台北,有一派人士認為,馬英九總統只是被「不正確的訊息」蒙蔽而已,只要用溫暖的陽光、提供充份的資訊,讓他明白濕地的價值,他是可以被感化、被寄望的。他們一方面擔心反國光石化運動被貼上「綠營」的標籤,另一方面則試圖爭取國民黨民代來參與。早在2009年,就有人向馬英九總統抱怨,國民黨民代都沒有人願意與他們接觸。2011年初起,他們開始與馬英九建議的國民黨民代接觸,試圖將國光石化爭議提高為產業政策的議題。他們希望透過國民黨民代來影響國民黨,改變執政團隊的決策。他們大多沒有經歷過環保運動被國民黨政府指責為「環保流氓」的年代,也沒有與執政前的民進黨有過「革命情感」;對於他們而言,民進黨就是與湖山水庫、台塑煉鋼、國光石化、蘇花高、中科三期等爭議脫不了關係。2007年的環境NGO會議上,陳水扁總統「蘇花高有興建必要,如果環境差異分析評估沒通過,政府就不興建」的致詞內容,就被認定為背離環境價值。他們氣憤難消,甚至認為「兩黨都一樣」,國光石化是「藍綠共業」。

向來與環保團體疏遠的國民黨,為何能吸引到部分環保人士的信任?民進黨執政期間的種種作為固然是推因,馬英九在競選期間對環保團體釋出善意則是拉因。在2007年,馬英九就親自拜訪一些環保團體;在一系列long stay行程,有不少是為了拉近與傳統親綠團體與人士的安排。先不論馬英九的本質有沒有改變,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覺得他很認真,在聽簡報時,認真作筆記,也會提問題。

另一派人士則認為國民黨政權親財團的本質沒有變,馬英九只是裝可憐、裝善良,沒有必要與他接觸,只有採取激烈行動才能嚇阻他持續支持國光石化。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什麼運動染綠的問題。在彰化的地方政治勢力裡,四位區域立委與兩位不分區立委,除翁金珠是民進黨籍以外,其他五位都是國民黨籍,且大多傾向支持國光石化。除了芳苑自救會以外,民進黨的在地勢力,包括縣黨部與翁金珠系統的人馬,成為在地唯一可以動員出來的反對力量。在他們熟悉的環保運動路線裡,只能期待將有限的民進黨資源,轉化為運動的資產:他們很清楚,民進黨的積極參與反國光石化確實晚於民間團體,2009年縣長選舉中,翁金珠對於國光石化不表態,到了2010年秋天之後,態度明顯翻轉,就很難不落人口實。他們心裡既對民進黨失望,又對民進黨有期待。再多的不爽,也很不願公開表達。

就因為彼此的策略有差異,在馬英九造訪濕地行程前夕,就有環保人士在臉書上用「北風與太陽」寓言來形容兩派陣營的看法。

也有不少人認為,他們不屬於哪一「派」,「不是太陽,也不是北風」。民進黨推動國光石化,他們大聲嗆民進黨;國民黨繼續推動國光石化,他們嗆國民黨,也嗆馬英九,但不排除所有可能改變馬英九的可能。

所幸,在策略分岐中,還能出現一位可讓多方力量都滿意的政治人物-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田秋堇。田秋堇從宜蘭六輕運動以來,始終堅持環境優先的立場,在國光石化的聽證會、環評會場上,她始終是環保運動者最信賴的夥伴。最近,環保團體還主動聯署推薦爭取民進黨把她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

除田秋堇外,來自隔壁的雲林的支持力量,也讓反國光石化陣營感到窩心。一位是民進黨立委劉建國,另一位則是雲林縣長蘇治芬。儘管蘇治芬在國光石化計畫還在雲林時,只是透過課徵碳稅的方式來間接阻擋,但2010年六輕接連兩次大火之後,蘇治芬的態度則趨向明朗,她除了公開向彰化居民喊話,不要被國光石化蒙騙了,不要像現在的六輕一樣,縣政府都管不到;1113大遊行,她還帶領麥寮、台西民眾北上抗議,且堅持不上台講話。在環評會場上,雲林縣政府的代表會事先與環保團體協調,共同發言反對。環保團體甚至認為,雲林縣政府比較像NGO,是同一國的,相對地,彰化縣政府的人員只會講一些不痛不養的場面話。

社會運動是試圖改造社會現狀的集體企圖,但是既有社會中的種種分歧,往往容易引發運動陣營的猜忌與不信任。在台灣這個藍綠對抗的社會中,運動路線很難不被貼上藍與綠的標籤。反國光石化運動雖然試圖走出一條超越藍綠的道路,不僅外在環境不容許,存在內部的政黨認同與世代落差,更因此衍生策略的差異與爭議。在全民認股運動中,有深藍的民眾得知李遠哲、謝長廷等人也參與之後,打電話到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抗議,要求撤簽自己的同意書。在餐會LP風波之後,深藍的新聞媒體也見縫插針,一方面吹捧「理性的蔡嘉陽」,另一方面指責「不理性的林世賢」,還有電視名嘴直接開罵,將環保團體稱為「走狗團體」。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避免爭議危及整個運動的士氣,4月10日,吳晟邀請各路人馬到溪州用餐,共同商討對策。儘管彼此的怨氣仍在,大家還是討論出一個共識,決定要成立反國光石化大聯盟,將彰化在地勢力和台北的團體一起連結起來,並且建立固定的召集人機制。兩天後,傳來國光石化已經送件,第五次專案小組會議即將召開,讓還來不及討論的提議胎死腹中。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運動內部衝突最激烈的當下,國光石化突然間就倒台了,種種的紛爭也成了為過往歷史。

發表迴響